【盾冬】Paradise(END)

*豆芽盾/吧唧,女装涉及

*鹿仔生日快乐w

 

===

 

Steve的手一颤,尖细的铅笔头啪地断在纸面上,擦出一道深色的痕迹。他盯着纸上的女人,面容不甚清晰,只见她穿着长裙起舞,飘渺而轻盈,就像海面上吹来的一阵风。

他一时有点愣神,连自己前几秒在做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可他并不着急,任时间在这安静的世界中缓慢流淌。温暖的海风拂在脸上,他嗅了嗅,没有闻到半点腥咸,反倒是一种淡雅的花香,混着清甜果实的味道,令身体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嘿,Stevie,在想什么呢?”

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Steve刚转过头,就看见了他那棕发蓝眼的青梅竹马。

Bucky总是更为调皮的那一个,他赤裸双足,轻飘飘地在金黄的沙滩上转圈,跳跃着往前迈步,薄如蝉翼的轻纱随着他变化的身姿飘动。阳光是那么恰到好处,淡金色的,往那裸露的白皙肌肤上裹了层细腻的蜜糖,照亮了他跃动的舞台,不过火也不卑微——就和这个世界一样,无论哪里都恰如其分,风是温暖的,波浪的声音悦耳而不吵闹,几片绵阳白的云彩浮在空中,悠游自在地移动。

不知不觉中Steve看痴了,手中的画本早已滑落在一旁,盖上了让他自惭形秽的涂鸦。Bucky望着他,笑眯眯的蓝眼睛和翘起的红嘴角讨喜得很,他知道Steve已经被他看得快要着火了,而他却低下头,用脚丫轻轻踢着沙子,让人不禁担心那些粗糙的砂砾会将他的肌肤划破。

静默之中,Bucky咖啡色的发丝在风中飘动,反射出金色的光泽。他偷偷瞄着Steve皱紧的眉心,抛去一个媚眼,然后用脚趾头以自身为原点在沙地上画了个圈,站在里面。

“Stevie?”

他背着手呼唤他,大眼睛俏皮地眨着。

Steve缓缓从沙地上站了起来,屏气凝神,看那被海风吹扬起的淡紫裙纱像挠人心弦的柔荑,欲拒还迎,本想遮挡一丝不挂的光洁胴体,却偏不遮个严实,反倒透出肌肤健康的白皙,在微风吹拂下勾勒出优美的肢体曲线。

Bucky又喊了他的名字。

这次他拖长了语调,余音细弱,就像是一种请求。Steve的目光扫过他纤细的脚踝,再向上滑过修长光滑的大腿,但看到两腿之间时Bucky却转过了身去,露出发丝里小小的粉色耳尖,显得既腼腆又乖顺。

他的Bucky是真的可爱极了。

Steve走到他身旁,双手圈住了他的腰身,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感受手下的温热与柔韧。他嗅着Bucky颈窝的香气,那是淡淡的奶味,而Bucky就像一颗牛奶糖,拥有年轻饱满的弹性,无论哪里都毫无瑕疵,白,光滑,而且甜。他忍不住揉捏Bucky的细腰,大拇指顺着肋骨向上,隔着纱擦过鲜红的乳头,再捏住小肉粒揉动了下,Bucky立刻就颤了起来,蓝眼睛澄澈如水。Steve想再靠近一点,贴在这具散发出热度的肉体上,Bucky却嬉笑着躲开了,转身朝袭上岸的波浪跑去。海水立即就没过了他的小腿,而他还在淘气地往海里走,直到海水淹没了他的膝盖。

“到我这里来,Steve。”

他发出了邀请。浪潮在下一刻退了回去,湿透的纱裙紧贴他的下半身,薰衣草色的布料勾出纤长的腿部线条,让幽暗的腿间美景若隐若现。Steve的呼吸急促了,喉头似乎有什么东西噎着。

“海浪太大了,Bucky,回来吧。”

“别担心,怕被浪冲走的话——抱住我不就行了?”

他语调轻快,朝Steve露出了灿烂的微笑,伸出了手。

碧海蓝天之下,Steve凝望着Bucky迷人的笑靥,仿佛见到了舞蹈于浪潮中心的精灵。他不禁觉得,就算下一秒波浪滔天将自己卷走,也会毫不犹豫地站到Bucky身边。他想赞颂Bucky从不愿意展露给任何人的美丽,甚至渴求更奢侈的东西——他想看Bucky掉下幸福的眼泪,像个天真的孩童一样什么都不需要烦恼。

Bucky总拥有意想不到的力量,他不需要刻意经营,只要随性动用轻声细语或是简单的触碰,就能净化Steve的灵魂,酿造出最甜美的一往情深。

于是Steve迈开了步伐,海水瞬间翻滚着奔涌上来,浸湿了他的长裤。

他瘦弱的身躯被海风吹得瑟瑟发抖,双脚冰凉,踩着及膝的沉重波浪前行,这举动对他来说无疑是一场冒险,可他坚持着,眼看着Bucky离他越来越近。可惜在与海浪斗争的最后一刻,他却不小心踩到了暗礁,结果整个人栽进了Bucky的怀中。

Bucky顿时就笑了出来,Steve尴尬得手忙脚乱,却又死死抓住他不肯撒手,Bucky不禁叹了口气,妥协般伸出双手将Steve搂进怀中,下巴抵着他金色的脑袋。

呼出的热气拂过Steve的头皮,暖烘烘的。他能感受到Bucky用手指梳理他凌乱的发丝,还低下头蹭他的脸蛋,Steve的心里有种如释重负的畅快,他盯着Bucky近在咫尺的脸颊,冷不防在那红唇上偷了个吻,可Bucky一点儿也不生气,只是睁着湿漉漉的蓝色大眼睛,将他抱在怀里,满足地一声声轻叹:

“Stevie,Stevie……”

Steve缓缓沉入深深的温柔乡,一阵阵袭来的海浪再也无所为惧,他不知道这样美妙的体验除了他还有谁能享受,Bucky的怀抱如母亲般轻柔温暖,却是那么可靠,他甚至能隔着胸膛感受到Bucky心脏的跳动,恍惚且令人迷醉。

他不禁联想到幽居在森林深处的鹿,带有灵性,鲜活而优美,可这样一个生命却是无上的,世间万物在他的荫蔽下黯然失色。如今最让Steve迷恋和珍爱的人掌握在他手中,那么听话,却又包容着他的一切,令他兴奋得几乎透不过气。

他急迫地想探知这具肉体的所有细节,把梦一般美好的经历记在脑海里,记那么一辈子。但他又害怕自己的轻举妄动会是错误,会玷污最珍爱的人的纯洁,这与贞操无关,而像是只要他深入一点、做错一步就会触摸到Bucky的灵魂,会在他的心脏上刻下凡俗者的手印,抹上肮脏的尘灰,破坏了至高的美好。

这很奇怪,Steve的欲望和愧疚相伴而生,他想占有Bucky,又想守护他不被任何人占有,甚至包括自己。

*

海浪一次次漫过Steve的小腿,丝丝凉意沁入皮肤。

沙滩上仰躺着一具湿透的肉体,浸过海水的纱裙紧贴在上面,凌乱异常,暴露出大片洁白的肌肤。Bucky的脸染上了绯红,闪着水光的眼睛慌张得不知朝哪儿看。Steve瘦小的身子探入他的两腿间,炽热的视线扫荡过他每一寸肌肤,明明没有触碰,却激起了一阵阵酥麻的电流。

Bucky感到羞赧,但他努力忍住了,颤抖地拉高裙摆,将光裸的双腿完全展现在Steve的眼前。纤白的肉体青涩而富有张力,如今的Bucky看上去仍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完美得让Steve窒息,他不知道Bucky前世做了什么,才能得到造物主如此垂青,但他感谢这点,感谢Bucky生来就是他迷恋的样子。

在浪潮一次次漫过的沙滩上,Bucky邀请了Steve——即便目光依旧含羞,却愿意毫无保留,坦率地接纳爱人的一切。

Bucky的纱裙散开,与Steve交握的手无力地放在耳边,他轻轻叫着,叫着Steve的名字,说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话,他有时会轻声哭泣,亦或是害羞地笑,搂着爱人的脖子哼出软糯的低吟。可Steve做得太过克制和小心,连Bucky都为他感到不值,在第一次释放之后,Bucky的身体就缠上了Steve,一个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他慢悠悠地亲吻Steve的鼻尖、嘴唇,伸出小舌尖舔舔他的脸颊,含住他的眼睫毛,还顽皮地用身子磨蹭着Steve的下体,向这个比他瘦小的男人索求拥抱。Bucky的举动绝对是引诱,Steve的喘息加重了,双手抚摸起了Bucky突出的蝴蝶骨,顺着弯曲的优美弧度向下,揉着他的腰窝。

Bucky笑了起来,赖在Steve身上不肯下来,像极了食饱餍足的猫咪。然而他们只是拥抱着,一时间也不需要过多过频的情爱,反正在这个一望无际的世界里,什么都是富足的,什么都像是永恒,他们有足够的、无限的时间,来呼吸只属于他们两人的空气。

*

也许过了一天,又或许是一年,霞光穿透云层,海平面上洒遍了金红的绝美光辉,在沙滩上拉出两道长长的影子。

Bucky仍穿着那条湿漉漉的纱裙,脸上一直挂着欣喜的笑。他从未那么自由自在过,失去束缚之后他终于得以回到年少。他和Steve相依相偎,或是纵情玩乐,嬉笑着躲开涌向他们的海浪,等到透明的海水冲掉了他们的脚印,便大胆地追过去向浪潮挑衅,踩出更多深深浅浅的印迹。

不知从何时开始,月亮和太阳高悬于天际,远方厚重的蓝紫色晚霞中闪烁着万千星光,这是Steve从没见过的奇妙景象,不过他无暇欣赏辽阔的美景,因为他的Bucky正蹲在沙滩上,孩子气十足地捡着贝壳。

他的脑袋低垂着,长裙的细肩带滑落到手臂上,松松垮垮的裙纱再也藏不住诱人的胸部,还有点缀在上面的两颗樱桃粉的乳珠。Steve从上往下俯视着那方美景,只感到一阵热流迅速上涌。他伸出去的手顺势落在Bucky的肩头,沿那圆润的弧度摩挲起了细腻的肌肤,然而这个动作却吓到了Bucky,他连忙站起身来整理好长裙,不好意思似的将一块蓝紫色的贝壳塞到Steve手里,转身便跑开了。

在Bucky离开的一瞬间,轻纱飘扬而起,犹如带着繁星的光辉灵动飞舞,Steve的目光紧紧追随着他的身影,直到Bucky停在不远处朝他招手,Steve便匆忙将那块贝壳放入口袋,紧跟了上去。

他被Bucky带到了一座桥上,那是从沙滩延伸向大海中心的木桥,不宽,恰好可以走下两个并排的人。这片大海没有一点危险,不会起风浪,只会平淡地潮起潮落,因此木桥始终未被海浪摧毁。Bucky拉过了Steve的手,朝深不可测的海中央走去,纵使此时此刻的Steve有千百个问题,他也不想向Bucky提出,他觉得只要接受,只要享受便好,有什么事能比陪伴Bucky更重要的呢?

他们俩手牵着手,走了很久很久,犹如一对迟暮夫妻,从日出走到了日落。桥体两侧的海水中倒影着他们的容颜,变换着从出生开始直至衰老的模样,同时还闪现了他们经历的一切——他们的事业,他们的友情、爱情——似曾相识的画面依次在澄清的海水中悄然浮现,仿佛实体化的历史洪流、独特的海蓝展厅,提醒他们过去发生的每一件事。Steve打量着Bucky的侧脸,发现他似乎看不见那些隐约的画面,又或许早已习以为常。

而令Steve惊讶的是,这座桥竟然真的存在尽头。

Steve站在桥的终点,脚下就是翻腾的海水,那些纷杂的倒影终于在此刻消失了,可他没来得及看清最后的画面,Bucky就拉着他坐下,笑盈盈地用温暖的胸膛磨蹭他的手臂。黄昏中的Bucky美得像个传说,Steve小心地抚摸他的脸颊,凝视爱人柔软的姿态,他很想将这样的Bucky永远记在心里,但突然间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画本,想起自己拙劣的画技,不禁在心里叹息一声,吻上了Bucky。

他揉捏着Bucky的脸颊,感受到口中的软舌正在调皮地和他缠卷,Bucky的脸蛋涨得红扑扑的,双脚还不自觉地蹬动,踢起了好几朵水花。他们吻得难分难舍,好不容易分开之后,Bucky软软地倒在他身上,嘴里发出舒服的咕哝声。Steve摸着他的头发,心满意足得想要落泪,他很庆幸自己能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人,他能得到Bucky的爱,甚至能得到他一生的陪伴——直到时间的尽头,又从时间的尽头开始。

“真是个仙境。”

Steve坐在桥上,欣赏着盛大而悲壮的海上日落。Bucky的脑袋枕在他大腿上,手指绕着自己的发丝,然后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唇瓣,喉头里发出一阵轻笑。Steve的手搂过Bucky的肩膀,嘴唇似有若无地贴着他的耳垂。

“这是我的梦,是不是?”

他问道,握住了Bucky的手,严丝合缝地交握。

“一定是的,真美,Bucky。我们自由得像两只逃出笼子的鸟儿。”

而Bucky只是静静地躺在他怀中,睫毛颤动,抓住他的手放在胸前,然后转过头对上他的唇。

“不,Steve,这里是天堂。”

他吻上了Steve,他在笑,可是无来由地,各种复杂的消极情绪如同洪水般涌进了Steve的脑海,他知道Bucky的心脏被正不安与自责碾压,更多的则是恐惧,似乎极度害怕他的Stevie会无法接受这一切。但Steve紧接着就捧起了他的面颊,用尽全力去吻他,热切无比,仿佛下一刻就会灼伤唇瓣。

“我们永远留在这里……好吗?”

一吻终了,Bucky发出了微弱的呻吟,手指犹豫地拽着Steve的衣服。

Steve笑了,低头将Bucky吻得更加深入。他只是想让Bucky安心,他早就想把这世上最美好的事物全部送给此生的挚爱了,只要Bucky平安,不再露出一丝一毫的难过,他Steve Rogers无论身处何地,付出何种代价都不足为惧。

他的热情与爱欲似火,如同在这平淡的世界里投下了一枚炸弹,刹那间膨胀爆发的爱恋席卷了整个空间,他喃喃说“好”,他一直说“好”,他会答应Bucky,甚至在脑海中最隐蔽的地方还在叫喊着求之不得。Bucky的心思一向敏感,他又怎么会不懂,所以他哭了,一边掉眼泪一边亲吻Steve,像是什么都可以不顾。

Bucky知道Steve会答应和他一起被困在这荒凉的圣地,永世安稳,却再也感受不到季节的更替,年代的变迁。他们会永远停在人生最青春的岁月,被囚禁在这座坚不可摧的牢笼之中,就此陷入一个美妙的死循环。终有一日,他们立在凡间的墓碑会被人遗忘,无人再去缅怀土地里埋的尸首,但Bucky早已了无遗憾,他只有Steve这么一个珍爱的人了,如今他们能够在一起日复一日地相爱,那便足够。

Bucky不希望有来世,Steve也一样,因为来世太多未知,他们也许再也碰不到和对方一样的人了,那样的命途对他们来说太过于悲怆,不如一开始就无须存在。

所以他们拒绝了轮回。

*

Steve的手一颤,尖细的铅笔头啪的一声断在纸面上,他低头,看着纸上的两道深色痕迹。他正在画Bucky,已经快要画好了。在画中他的宝贝穿着长裙起舞,飘渺而轻盈,就像海面上吹来的一阵风。

下一刻两只手掌就捂住了他的眼睛,Steve笑着挣脱开来,听到Bucky软软地叫着他的名字,还将暖洋洋的身子靠在他背上,手臂环住他的脖子,撒娇般问道:

“嘿,Stevie,在想什么呢?”

 

END

2015-03-10盾❤冬
评论-6 热度-202

评论(6)

热度(202)

  1. 明月照松枝之由 转载了此文字
©之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