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Blond Addiction(END)BY:无音

*来自我点的梗:[吧叽暗恋小盾,总是找和小盾长的像的床伴啪啪啪结果有天被逮了个正着],很喜欢bz太太的漫啦所以好想看别人写——

*无音太太没有lof我只是个代发:3

*已经摸不准lof的性子了估计过一会儿就被pingbi((

 

===

 

布鲁克林市有科尼岛,有布鲁克林高地,还有大西洋大道,但Bucky最常去的是Stone Wall'e酒吧。这里是被社会排挤的人聚集的场所,有男女同性恋,有人妖,有异装癖,他们在酒吧里歌舞,酗酒,猎艳,从彼此的身体上获取暖意。

Bucky是Stone Wall'e的熟人,驻唱歌手认识他,酒保认识他,常客认识他,新来的人也都认识他——总有那么些好事之徒喜欢向别人介绍这个酒吧里最有名的Bottom。Bucky不总是从酒吧带人回家,比起那些欲【】望高涨的人,他要保守许多,但他奇特的品味使人印象深刻。

Bucky的床伴总是金发碧眼、皮肤苍白、身材瘦削、带着一点病态的男人,这些人通常只会在Bucky身边呆几个月——对于床伴来说,这也没什么。当然,也有那么个别人食髓知味后对Bucky纠缠不休,最夸张的一个在解除床伴关系后跑到了Bucky工作的地方和他大吵了一架。从那以后,同事们就对Bucky有了一个刺耳的外号:那个有金发碧眼癖的基佬。

也许是这件事给了Bucky过分大的刺激,他开始变得无所顾忌起来。有时Bucky的同事们下班了,会在公司大楼下看见一个陌生的金发碧眼的苍白男人,大家都知道这种特征的陌生人一定是在等Bucky,准备着和他上床大干一场。

Bucky除了对床伴的相貌有独特的要求外,还有个奇怪的癖好——他喜欢在被猛干时叫对方Steve。Steve是谁,和Bucky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床伴们一概不知,床伴永远只是床伴,Bucky对这个原则的坚持在Stone Wall'e也非常出名。

撇开这些床笫之事,Bucky是一名非常出色的年轻人,真诚,和善,友好,深受上司赏识——上司的开明显然帮Bucky省去了不少麻烦。

 

Bucky叫【】床时翻来覆去喊的“Steve”指SteveRogers,和他一起长大的好友,一名金发碧眼、皮肤苍白、身材瘦小的男人。这是Bucky最大的秘密,他没和任何人说过,只有他自己知道,连同他只在床上才让床伴喊自己Bucky的原因一并守口如瓶。

 

“喂?Steve?是我,Bucky。”Bucky用脖子卡着电话,脱掉外套一屁股坐进沙发里。

“晚上好,Bucky,有什么事吗?”

“唔……周六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陪我散散心。”

“是因为你上司调任的事吗?”

“主要还是想和你一起出门走走。”

“……Bucky,你该摆脱这种生活了。”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Steve。”

“那位非常包容你的上司走了之后,你的同事就会变本加厉地为难你。我听说你的那些……男人会在公司外面等你一起回家。”

“我们就这个问题讨论过很多次,Steve,我不在意同事怎么看我。”

“可你该在意自己的事业,再这样受排挤下去,总有一天你会丢工作的。”

“你在关心我吗,Steve?”

“我在让你关心自己。Bucky,我一直没想通你怎么会这样。”

“我应该是哪样,Steve?”

“你是我认识的最真诚、友好、善良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该有这种怪异的癖好。”

“谢谢夸奖,Steve。”

“别绕圈子,Bucky。”

“我没有,谢谢你还把我当朋友,那么我们周六见。”Bucky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把脸埋进手里深吸了一口气。

Bucky当然不能让Steve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人,那会让他彻底失去Steve。

Bucky扯开上班时戴的领带,然后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喂?James?”

“是我,你马上能到我家来吗?”

“我记得我们昨天才做过,你的屁股已经开始想念我了吗?”

“你到底来不来?”

“半小时后到,你可以先把屁股收拾好。”

 

周六的电影院人满为患,Bucky和Steve选了相邻的座位坐在一起。

其实Bucky并没有太在意电影放了什么,他只是很喜欢影厅里昏暗的光线,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在黑暗的掩护下肆无忌惮地注视Steve——整整两个小时。

皮肤苍白,瘦削矮小,Steve的外表不具备任何值得女孩子倾心的特质,但Bucky爱Steve的全部,从心灵到外表,每一寸皮肤,每一根眼睫毛都爱。

黑暗让Bucky感到安全,他只有躲在暗处才能保全自己对Steve的暗恋之情,Steve如何反感同性恋都没关系,只要别发现自己被暗恋着就好。

只要保全这份苟且的暗恋就足够了,剩下的部分,性,歧视,都不重要。

电影散场后Bucky和Steve准备随便在路边的小吃推车那里买点东西当晚饭,谁知道刚出了电影院就发现天空开始飘雨,于是Bucky提议他去买,让Steve在电影院门口等着,没等Steve反应过来,Bucky就已经跑远了。

Steve百无聊赖地站在电影院门口等Bucky回来,其实雨一点都不大,不过Bucky一直很紧张他的哮喘,怕他淋雨感冒之类。Steve没那么弱,不过Bucky就是爱操心,想到这里,Steve不由得勾了一下嘴角,接着他忽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夹杂在街道的嘈杂中,像是……拳头打在肉上的声音。

Steve循着声音走进了电影院的后巷,没几步便看见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有两个人正在围殴一个蜷缩在地上的男人,嘴里还吐着各种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其中有一句分外明显地在Steve耳中炸响:屁【】眼挨【】操的娘娘腔。

Steve皱了皱眉,加快脚步走上前,不由分说地拽住一个人的胳膊,然后抬腿用膝盖狠狠顶上了他的腹部,那人惨叫一声,便软绵绵地趴到了地上。另外一个下手打人的暴徒显然被吓到了,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蜷缩在地上的男人得空抬起护住脑袋的双臂,从缝隙中看向Steve,Steve下意识地把视线转向地上的人。

两人视线交汇的那一刻,Steve从地上男人的眼睛里看到了绝望、悲愤、恐惧、困惑,男人那复杂痛苦的眼神像一把刀刺进Steve的身体,Steve听见了自己的理智崩塌的声音,他一脚踹向另一名暴徒的后膝盖,然后抓住暴徒的领子发狠地对着脑袋一拳拳砸下去。暴徒发出杀猪般的嚎叫,趴在地上的男人惊恐地看着双眼充血的Steve,踉踉跄跄地爬起来跑出了巷子。Steve觉得自己的肺在燃烧——他动作太激烈了,脆弱的心肺系统已经开始超负荷,就在这时,之前倒下去的那个男人从地上爬起来,一下将Steve扑在地上,Steve脸朝下被按住,细密的雨水和地面的灰尘融合在一起,他嘴里尝到了污泥的味道,他咳嗽起来,剧烈挣扎着,接着背上突然一轻,跟着是几声巨响,几声叫骂,还有仓皇的脚步远去的声音,然后Bucky的声音在头顶响起:“Steve,你没事吧?”

“没事,没让他们打到我。”Steve边说边气喘吁吁地站起来,Bucky从外卖袋子里抓出餐巾纸递给他擦脸上的污渍。

“你的手破了?”Bucky看着Steve抬起来擦脸的手责怪地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手帕帮他包扎伤口。“你有哮喘,至少打架时别这么用力,指根全出血了。”

Steve看着自顾自低头给他包手的Bucky,鬼使神差地出声:“嘿,Bucky。”

“嗯?”Bucky抬头看向Steve,眼底波澜不惊,带着一丝关怀的笑意。

“…………不,没什么。”Steve含糊地搪塞了过去。

当看到Bucky没有露出那种复杂痛苦的眼神时,Steve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放松,事实上,他先前的愤怒也十分莫名其妙。Steve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只是当他的眼神与那名被欺凌的男人撞在一起时,他感到一阵深入骨髓的崩溃和恐惧,他害怕Bucky在某个他不知道的时刻遍体鳞伤地露出与那男人同样的眼神。那一瞬间Steve感觉自己的灵魂被粗暴地拽出了身体,他需要什么来填补这种仿佛被黑洞吸干的虚无感——哮喘,伤口,疼痛,血……什么都好,他想觉得自己还活着,可这些都没有用,他越是用力地殴打那个暴徒,就越感到令人窒息的空虚,直到——

——直到他听见了Bucky的声音。

“Steve?Steve?”发现Steve走神了,Bucky伸手在他面前晃了两下,“伤口已经包好了。”

“啊?”Steve回过神来看着Bucky。

“我还以为你想让我给你来个吻手礼,再弄点‘痛痛飞走’之类的把戏才会理我呢。”Bucky不痛不痒地开着玩笑。

Steve愣了一下,然后甩开Bucky的手,“去你的,Bucky!”

“好啦好啦,我保证不会跟你爸妈说你这次打架的事——热狗还没凉,来一份?”Bucky大笑着毫不在意地搂过一身脏水的Steve朝巷子外走去。

“Bucky……”Steve没头没脑地说,“去找个女孩认真谈一场恋爱吧,别再过那种生活了。”

Steve说这句话时心里是十分不安的,但究竟是怎样的不安,这不好说。

可Bucky并没有听到这句话,他在大声抱怨雨开始下大了。

 

在两人二十多年的共处岁月里,Steve从没掩饰过他对于Bucky频繁更换男性床伴的反对,他常常劝诫Bucky拜托这种混乱的同性恋生活,去找个好女孩谈一场稳定的恋爱,Bucky对于他的劝说则总是很敷衍。有时Steve会故意把话说得比较直白刺耳,但Bucky并不会为此和他吵架。这让Steve很困惑,Bucky一方面一直贯彻着几个月一个男床伴的生活方式,一方面又对Steve的反感和劝说毫无底线地忍让,这种自暴自弃的态度非常不符合Bucky的性格——Steve当然了解Bucky是怎样的人,他们从小一起长大。

Steve有时会觉得混乱,到底是他反感同性恋在前,还是Bucky表现出同性恋倾向在前,又或者他只是不太喜欢Bucky经常换床伴,这其中的关联他弄不分明,就像水和油倒进一个碗里,结果被加了一勺洗衣粉猛烈搅动,于是本来界限分明的一切都混到了一起。

从上次看电影之后,Steve时常感到焦躁,虽然他明白Bucky的同事都是明哲保身的本分人,不会流氓到把Bucky拖进巷子里打一顿,而且那小子从来没在打架这件事上输过。细细探究起来,这种焦躁似乎并不是因为Bucky而起,而是他自己的某些念头,可这些念头归根结底好像又确实和Bucky有关,要是说Steve因为自己的焦躁而越发焦躁,貌似也说得通。

总之一团乱麻,Steve因此有两个星期一直对Bucky很冷淡。

 

Steve在单方面冷战了许久后终于醒悟了自己这种做法的无厘头,于是他决定不打招呼直接去拜访Bucky,和他好好道个歉。

Steve赶到Bucky家时,发现他家的门没有完全关好,Steve皱了皱眉,最终还是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Steve走入客厅,环视了一圈,发现Bucky只可能在卧室里,便不假思索地朝那里迈出步伐,可没走几步就脸色苍白地停了下来。

卧室里正传出放【】荡的叫喊声,还有肉【】体碰撞的声音,Steve听得出来那是Bucky在呻吟,他转身想要安静离开,却在正对着虚掩的卧室门的穿衣镜上看到了卧室里面的景象。Bucky正抬腰缠在一名金发的苍白男人身上,双手紧紧扒着他的背部,脸颊潮红,迷离地睁着双眼随着压住自己的男人一起律动身体,嘴里还胡乱地喊着“Steve,再用力一点”“把我操昏过去”之类的话。

Steve感到肺部一阵抽搐——他的哮喘病发作了。Steve用力捂住嘴,一边从口袋里找出哮喘药往嘴里含,一边一点一点朝门外挪去,在轻轻关上Bucky家的门后,猛地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息。Steve捂着嘴蜷缩起来,想让自己舒服一些,可脑子里充斥的全是Bucky抱着一个男人喊“Steve”的样子。

Steve并没有觉得自己看到的景象有多么令人作呕,而是……

而是……

为什么他此刻的感觉并不是恶心或者愤怒?这难道不才是他该有的反应吗?

Steve抱着自己的头在Bucky家门口的栏杆上用力撞了几下,总算觉得脑袋舒服了一点,他慢慢站起来,抓着扶手一点点向与Bucky的家门相反的方向走去。

 

Steve回到家时,家里的电话正没命地响着,Steve接起电话,发现是Bucky打来的,便像傻逼一样迅速挂了电话,然后站在原地看着电话铃再一次高声尖叫。Steve捏紧的拳头在发抖,手心渗出细密的冷汗,过了大约半分钟,他用冰凉的手指抓起听筒将它搁置起来——这样就任谁也打不进电话了。

Steve觉得自己像刚打完仗一样疲惫,只想睡一觉,他呻吟着躺到床上,感到浑身的关节都在咯吱作响。

Steve在浑浑噩噩中做了一个梦,他梦见Bucky赤身裸体地倒在地上,一群面目可憎的人在殴打他,Bucky只是发出沉闷的呜咽声,却一点抵抗都没有,而Steve只能眼睁睁看着Bucky开始吐血。终于,Bucky注意到了Steve,可他没有呼救,只是安静地看着他,露出温和的笑容。Bucky还在吐血,红色的液体从他上扬的嘴角流出来,流到地上,一点一点洇开,直到整个世界都成了红色,直到红色从Steve的裤脚往上蔓延,而他动弹不得。

Steve再醒来时,天已经黑透了,他迷糊着在被窝里舒展身体,然后跌跌撞撞地从被窝里爬出来,准备去厨房弄点吃的。

Steve睡得糟糕极了,起床后只觉得四肢麻痹走不动路,脚踩在地上像针扎一样发麻,等走到电话桌时,他脚下一滑,正好将电话碰回了原来的位置,一时间刺耳的铃声震天响。Steve呆住了,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接起了电话。

“喂?这里是Ste……”

“我爱你,Steve。”

“Bucky,我……”

“再见。”

接着只剩下电话嘟嘟地响着。

Steve呆住了,听筒从手中落到了地上,扩音器里的忙音还在不屈不挠地聒噪。

Bucky说他……爱……

他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个?

Steve感到浑身发冷,他抱住胳膊蜷缩起来。Bucky发现Steve来过了,是的,然后他打电话给Steve想解释些什么,结果被挂了电话,可他还是继续往这里拨号,可能就这样连打了几个小时,他本该为自己辩白,最后竟然只是说了“我爱你”和“再见”就挂了电话。

Bucky向Steve告了别。

告别……

告别。

Steve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一个激灵,他捂住嘴咳嗽起来,Bucky是打算从他的生命中消失吗?

天杀的就因为和男人上床被他撞见了?!

Steve猛地从地上跳起来,往Bucky家赶去。

Steve到了Bucky家里,可大门紧闭,Steve想了想,叫了一辆出租车往StoneWall'e全速驶去。

 

Bucky坐在Stone Wall'e的吧台上,一杯接一杯地喝伏特加,短发的女酒保在招待其他人时会偶尔朝他这里看一眼。

“我们的Barnes怎么了?”一名棕发绿眼的客人撑在吧台上问女酒保。

“我不知道,但我确定他这么喝下去会爬不出这里。”女酒保耸耸肩膀,她在这里干久了,明白这帮男人之间无非就是那么点破事,她已经见怪不怪。

“我去陪陪他。”棕发绿眼的男人笑着松了松自己的领子。

“嘿,你没希望的。”女酒保皱眉,“你知道Barnes喜欢什么样的。”

男人没有理他,而是径直走向了Bucky。

“嘿,伙计,出什么事了?”男人靠在Bucky身边坐下。

Bucky醉眼迷离地看着男人,突然伸手抱住了他的脸,然后傻乎乎地笑起来,“真好,你长得一点也不像Steve。”

“Steve?”男人笑了笑。

“我失恋啦!”Bucky含糊地说着,嘴里伏特加的气味喷在男人脸上,“我,失恋啦!”

“我很遗憾。”

“他发现我暗恋他了,所以我就没法暗恋他了。”Bucky说着抬腿跨坐到男人下腹上,“怎么样?你想要我吗?”

“我记得你最喜欢金发碧眼的病秧子。”男人扶住Steve的腰微笑。

“那是我还暗恋他时的事,现在我失恋了,所以呢,这件事也就不那么重要了。”Bucky醉醺醺地用自己饱满的臀在男人的胯部来回磨蹭,“你想要我吗?”

“何乐而不为?”男人笑着环住Bucky的腰,然后带着他往后台走去。

酒吧中心的小舞台上,声音低沉的人妖歌手正在舞台上摇摆,唱着曲调旖旎的Better Off Dead。

 

Never treat me very good

Nice and friendly like you could

Why don't you tell me why I should

Hang around with you

I'm so lonesome in my bed

Gloom and sadness fill my head

Think I might be better dead

Than hang around with you

……………………

 

女酒保皱着眉头看了醉醺醺歪在男人怀里的Bucky一眼,然后自顾自地擦起了杯子,直到看到一名瘦小的男人走进了酒吧。

Steve左右看了看,然后向女酒保走去,女酒保扬起眉毛观察Steve,瞧瞧,简直就是Bucky的理想型。

“亲爱的,如果你是来找Barnes的话,稍微晚了一步哦。”女酒保说着倒了一杯柠檬水给Steve,“O'Hunter 已经带他去后台了。”

“后台?”Steve露出困惑的表情,焦虑地四处打量酒吧。

“后台啊,后台!”女酒保诧异地看着Steve,他居然听不懂自己的行话,“O'Hunter 最喜欢挑醉得迷迷糊糊的小男生下手了,而且上完就提裤子走人……等等……”看着越来越一头雾水的Steve,女酒保眯起眼睛,“你是不是叫Steve?”

“你认识我?”Steve很惊讶。

“我听说Barnes在床上会叫人Steve,加上他从这个酒吧里带回家的所有床伴都和你有几分相似,看来你就是他的‘那个人’了。”女酒保转了转眼睛,决定给这位一窍不通的仁兄继续解释下去,“有人找的床伴长得都有相似之处,有人在床上有特别的癖好,这样的人基本心里都有一个对象作为挑选床伴的标准,不是刻骨铭心的昔日恋人就是疯狂迷恋的直男好友,在这里我们把这位床伴原型称为‘那个人’。”

“所以……你的意思是……Bucky……一直暗恋我?”Steve手抖了一下,柠檬水打翻在吧台上。

“Barnes是老客人,所以我估计暗恋你得最少有个五六年吧。”女酒保拿出抹布去擦水渍,“看来你是个直男……这也说不准。”

“什么叫说不准?”

“反感同性恋可能是出于一种对异己的排斥,对于直男自不必说。还有一种原因是,其实隐约察觉到了自身的同性恋倾向,然而出于恐惧下意识地进行否认,表现为刻意展现对同性恋的反感。”

女酒保看着Steve,耸了耸肩,“总之Barnes还真是倒霉。”

“你再说一遍,Bucky在哪里?!”Steve猛地拽住女酒保逼问,女酒保愣了一下,接着暧昧地笑起来,“从左边进到舞台后面就是后台入口了。”

 

Steve加快脚步向后台走去,脑袋里血液奔涌发出轰鸣声。

所以Bucky这些年一直是在暗恋他?

这些年Bucky和别的男人上床时是什么心情?

这些年Bucky面对他的指责时又是什么心情?

Bucky连着几小时给他打电话,最后却只说出了“我爱你”,这句话背后到底有多少绝望和歇斯底里在等待中慢慢破碎、化为沉默?

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不自知地折磨Bucky的情感,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回应Bucky——确切地说是直视自己的内心,Steve觉得他要崩溃了,他疯狂地加快脚步,在后台的各个房间冲撞,用尽全身力气撞开一扇扇房门。

Steve感到喉咙里有了血的味道,他的肩膀由于撞击木门而生出刺骨的疼痛。那种感觉又出现了,那种鲜血和疼痛都无法填补的来自灵魂深处的黑洞吞噬般的空虚,现在他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了,是对于失去Bucky的恐惧。

Steve早该意识到,失去Bucky他的世界就会彻底崩溃,这种感觉只能是爱。

“S……teve?”Bucky醉醺醺的声音响起,Steve猛地回头,看见他从一个空房间里出来,正在用手背擦拭脸上的精【】液。

Steve向Bucky冲去,Bucky慌乱地想要躲回房间,结果被Steve用拳头砸开了那扇房间门。Steve的手传来钻心的痛——一定破了个大口子,可他不在乎,血和疼痛都无所谓——他毫不犹豫地紧紧抱住了Bucky。

“抱歉,Bucky。我爱你,我知道你爱我,所以别离开我。”Steve紧紧抱住Bucky呜咽起来,“别离开我,留下来。”

“别离开我。”

“我爱你。”

“留下来。”

Steve疯魔一般地重复着颠三倒四的挽留,直到Bucky伸出手环住他,贴在他耳边小声地回答“好。”“我知道了。”“我留下。”

Steve感到脸颊上有湿热的东西流过,那是Bucky的眼泪。

鲜血,泪水,精【】液,污秽黏腻地乱作一团。

Steve却感到自己的灵魂重新饱满了起来。

 

END

2015-01-16盾冬
评论-11 热度-181

评论(11)

热度(181)

©之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