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监狱AU】Guard (14)~(16)完结

*依旧双黑预警

*吧唧的后面依旧只有大盾尝过

*雷黑化的不要看...真的...


14.

“你注射过血清,他也是。”

James陈述着所见的事实,被男人掐着下巴抬起头,眼中毫无惧意。

Fitch看出James在强忍疼痛,但他并没有识破,只是耸了耸肩。

“我们没打算那么快暴露,James,但也没料到你那么快就亲自找上门。”

带着茧子的大手摸上James的机械臂,顺着上面的金属纹路滑动,Fitch饶有趣味地看着单纯的摩擦就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James紧咬着下唇,以至于那片咬得发白的唇上渗出了血滴,喉头处发出低沉的哽咽。

“上头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我就猜到,他们太想要Steve了——能与血清完美融合的实验体,也许‘冬日战士’最后缩减为一个人,那也无伤大雅,你有想过他再注射几次血清会变成什么样吗?”

黑暗之中,James深蓝狱服下的胸膛微微起伏着,Fitch听得出那颤抖的喘息声里隐藏的愤怒,他伸出手,用大拇指蹭了下机械臂的连接处,摁向血淋淋的伤口,然后捻了捻粘稠的血液。

纵使James的脸被棕发遮挡了大半,Fitch知道他一定扭曲了脸。

“至于你James,你也很重要,但远不及他。很遗憾他从始至终都在围着你转,像个疯子一样——极不稳定。你知道上头跟我说了什么吗?如果不能把你和Steve带回去,就只能让你们死在监狱里。”

Fitch拍拍手站起身,对靠在墙上的黑人勾了勾手指,那个壮汉立刻走过来揪起James的头发,让他直起上身跪在地上,面对着Fitch。

“我个人偏向第二种选择,因为能省去很多麻烦。”

James被拉扯着棕发,苍白的脸庞偏向一侧,斜视着Fitch的眼中流露出不屑。

他轻哼了一声,“只怕你做不到。”

即使知道对方在挑衅,Fitch仍是扭结了眉头。他慢条斯理地蹲下身,从床底抽出一根电棍,朝双眼微微睁大的James说道:

“我倒想看看谁会是最终被打趴下的人。”

Fitch朝黑人做了个手势,那人立刻松开对James的钳制,将他扔到地上。Fitch跟着走上前,打量了下他的身体,似乎是在选择下手的位置,很快他的视线滑到了James扭曲而红肿的右手,接着便按下了电棍开关,贴在那片薄薄的皮肤上。

超过四万伏的强电击让James瞬间浑身抽搐,电流的滋滋声在寂静的空间里极度刺耳。他没能坚持过三秒,Fitch就看他像块破布般瘫倒在地上,男人摇摇头抽离了电棍,俯下身打量着他的惨状。

“我记得你对电击的承受力并不高,看来真是这样。不过放心,我不会就这样杀了你,但我不保证再来这么几下,高贵的James先生会不会当着我的面失禁了。”

Fitch调侃了句,发出一连串低沉的笑声,遭到电击后的James嘴唇发抖,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极大地取悦了他。他甚至还愉悦地骂了句脏话。

“不过,我对你的机械臂更感兴趣,不如把它送给我怎样?”

James倒在地上,痉挛般喘着气。

他睁开双眼,只见翻转的视野中走过来一个黑影,一脚重重地踩在他背上,巨大的压力使他的胸骨挤压着地面,肺部受到压迫而无法顺畅呼吸。

他来不及缓过神,左臂便再次传来一阵剧痛,他意识到那个男人踩在他背上的脚正固定住他的身子,同时伸手向后猛地拉扯他的金属义肢,似乎想将他的机械臂徒手撕下来。

连接处被硬生生撕开的痛感让James几乎当场休克,伤口处喷涌着流下鲜血,边缘处的金属受力分开,而内部却还和和肉体的神经血管相连。金属臂每被牵拉一分都会溅出大量猩红的血液,泼洒在脏污的地面上。

不知过了多久,残忍的折磨才终于停止。

那只机械臂还连在James的肩膀上,连接处的金属与皮肉错开,将原本的伤口划得血肉模糊。

他已经痛得再也无法移动手臂。

“居然一声不吭,也真是了不起。”

Fitch的语气里带着微妙的敬佩,他再次指使黑人揪起James的发丝,让他重新跪在地上。

“唔……”

James的喉头只能发出虚弱的闷哼,他感觉头脑眩晕,视野模糊而涣散,耳边却不停传来恼人的滴答声响,恍惚中他反应过来,那很可能是自己的血液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黑人健硕的手臂卡在他的脖子上,窒息的感觉让他困难地睁开眼,隐约瞄见走道上站着个狱警,正握着手电筒朝他们照过来。

“狗娘养的,这是怎么回事!”

狱警瞪着被照得发白的三个人,瞥见地面上大片的鲜红,气得连忙朝Fitch的牢房跑来。Fitch见状重重地啧了声,朝黑人使了个眼色,将James丢回到地上。

狱警认出了倒在地上的犯人,怒气冲冲地掏出腰间的钥匙打开了牢门。

他扫视了一眼牢房内的三个人,大致就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他握起对讲机,打算叫来狱医收拾残局,而刹那间后方传来一声闷响,下一刻那个狱警便瞪大了双眼,眉间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枪洞,血液从里面倏地喷出,身子顿时失去力气倒在地上。

就在狱警的身后,一个黑影正举着手枪,眨眼间便朝Fitch和黑人射了两发子弹,接着飞快地闪进了牢房。

黑人眉心的子弹让他当场毙命,Fitch皱紧了脸,咬着牙用手压迫腰间的伤口止血。

他望向穿着狱警制服的男人,Steve的手上握着把手枪,上面装有消音器,他那高大的身躯挡住了一切光线,令旁人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Steve立刻蹲下身,检查James的情况。

James的右手骨折,左臂更是一片凄惨,身体仍因电击而痉挛般颤抖着。

Steve用手轻轻地撩开James脸上的棕发,看到了他脸颊上的透明泪痕。

金发男人一个字也没说,他默默撕下床单,给James简单包扎了下伤口。之后他站起身,一步步走到了Fitch的面前,从上而下地打量着他的身体,就像是一台正在扫描物体的机器。

他抬起手,简要地在Fitch的左右肩关节和膝盖上各射了一枪,Fitch惨叫出声,无能为力地任子弹接着击碎了他的锁骨,紧随其后的四枪直击腹部,统统避开了要害。

Fitch低下头,盯着肚子上那几个血窟窿,似乎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直到窟窿里后滞性地涌出大量鲜血。

用手枪热过身的Steve从地上捡起了那把电棍,Fitch看着男人靠近,眼里浮现了极度的恐慌。

Steve伸出的手瞬间发力,捏碎了Fitch的下颌骨,再从腰间掏出一串生锈的钥匙,随便选了一把钥匙用不规则的匙齿割开了他的嘴角,涌入气管的鲜血呛得Fitch不停咳嗽,痛苦万分却无法合上嘴巴。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Steve将那根电棍的电压调到最大,用力捅进了他的食道,凹凸不停的棒状物一下子撑破了管腔,Fitch遭遇强烈电击的身体同时剧烈抽搐起来,直到鼻间弥漫着自己皮肉烧焦的气味。

两秒后Steve关掉了电源,比起直接杀了他,Steve更想让他苟延残喘地死去。

Steve表情冷漠,他看了眼倒在地上的Fitch,转身回到了James身边,将他打横抱起便迅速地离开牢房。

处于混沌中的James感觉自己被纳入了熟悉的怀抱,他睁开眼,看到身边飞速掠过的陈设。

他感觉喉咙干涩,浑身痛得厉害,嗅觉则因浓重的血腥味而麻痹。

“Steve……这是哪……”

“嘘,Bucky,我们必须现在离开。”

Steve搂紧了James,声音放得很低。

这时James才看清了对方的模样,Steve裸露出来的肌肤几乎布满了打斗的痕迹。

James感觉浑身冰凉,低下头发现自己和Steve的衣服都湿黏黏的,早已被猩红的液体浸成了黑色。

 

监狱的警报很快拉响,屋顶巨大的照明灯扫过监狱的每一个角落,武装的狱警从四面八方涌来,搜索着肇事逃狱的两名杀人犯。

“上帝啊快点快点!”

Natasha的手搭在方向盘上,瞪着后视镜中的Steve抱着James一路跑来。

直到车门被人猛地打开,跌跌撞撞地上来两个大男人,Natasha连敞开的车门都顾不上,就用力踩下油门疾驶而去。

“下次不要再让我干这种事了。”

Natasha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说道,转动方向盘在监狱后的混乱街道间飞驰着,“你确定这条路线没问题吗?”

“有没有急救箱?”

Steve捂着James肩部的撕裂处,血液顺着从指间流下,将灰色的车座染得红了一片。

“见鬼的,没有,”Natasha回答道,瞥了眼后视镜,看见面色苍白的James像是昏倒在了Steve怀中,“他看起来很不妙,那伤口太大了。”

“我知道,现在只能尽力帮他止血,” Steve皱紧眉头,抱着怀中的棕发男子,“他的恢复力并没有我强,但确实有在愈合。”

“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他们的人混进了监狱,看样子势必要除掉我和Bucky。”

“上帝,”Natasha喃喃道,双眼紧盯着道路前方,“所以你才把计划提前了。”

“警方很快就会扩大搜查范围,也许到了早上,我和他的通缉令就会传得大街小巷都是。”Steve搂紧了James,怜惜地望着他难受的模样。

James几乎没有力气说话,他失去了大量的血液,浑身发冷,机械臂的连接处更是痛得他不自觉地打起寒颤。

Steve轻轻地握着他的右手,在他嘴唇上刻下一个吻,“对不起,Bucky,再坚持一下。”

他们驶过了好几个路口,才终于看到前方出现了一大片宽敞的平地,闪着若隐若现的灯光。

Natasha呼出一口气,加大了油门。

 

那是一架私人飞机,机主是意大利人,和Natasha还算有点交情,即便知道协助逃狱是犯罪,但只要收点钱就被买通了。

上了飞机后,Steve找出了座位下的医药箱,迅速喂了James几片止痛药,接着帮他消毒包扎。James看上去没有刚才那么凄惨了,他蜷缩在Steve的怀中,淡红的嘴唇有些发干,Steve见状便给他喂了点水。

“Steve,这是什么声音?”

“我们在飞机上,Bucky。”

“不,我知道,我是想问……那嘀嘀在响的是什么声音?”

Steve看着Bucky迷茫地皱着眉,眼珠转动着打量四周。

渐渐地,他也能听到了,非常微弱但却持续不断地响着。Steve四周望了下,并没有发现声音可能的源头。Natasha回过头注视着Steve的举动,困惑地问道,“你在做什么?”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仪器的声音?”

Natasha摇摇头,然后解开安全带朝他们走来,将长发撩到耳后仔细听着。

“他的机械臂。”Steve注意到了什么,他深吸一口气,将耳朵贴在了那块冰凉的金属上。

嘀嘀——嘀嘀——

“老天,不要告诉我是我想的那样……”

Natasha瞪大了双眼,看着Steve迅速沉下脸,检查起James的机械臂,伤口被牵拉的痛感让James难受地闷哼了声。

“在这,”Steve面色凝重地紧盯着连接处掀起的金属内侧,用手指抹干上面的血液,“非常小,是个倒计时的装置。”

“现在显示是多少?”

“14:20:05.”

 “我见过这个,”Natasha凑到James身边,望着那块银色的小东西,“是个微型的定时炸弹,可以远程操控,但这块金属只是个计时工具,炸弹的可能位置太多了,小臂、肩膀、手指、手腕等等,任何部位都可以嵌入。”

Natasha说着,抬头望向Steve。

“我们不能贸然卸下Bucky的手臂,他现在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

金发男人紧抿着嘴唇,一瞬间Natasha甚至以为他会朝自己挥出拳头,而事实上他只是在压抑过度的呼吸,过了一会儿,他抬起眼对Natasha说道:

“叫飞行员掉头,”他说道,低下头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James,棕发男人半睁着双眼,平静的蓝色眼眸里透着疲倦,Steve安慰道:“别担心,我们还有十四个小时。”


15.

“Steve,这样太冒险了,你根本不能确定那些科学家会解除引爆,说不定这就是他们的计划之一,让你亲自送上门来。”

Natasha驾驶着汽车在公路上飞速行驶,一边劝说着坐在后座上的Steve。

“再看看现在这个时间,你根本不知道研究所还有没有人。”

“我知道有。”

Natasha无奈地呻吟着“老天啊”,脑袋向后撞了撞座椅,她就知道自己摊上了一个大麻烦。

“好吧,我只能请你尽快把事情解决,你们现在可是逃犯,指不定什么时候警方就找了过来。我和James会待在车里等你,但如果天亮了你还没出来,我就只好把他先载走了。”

“行,”Steve看了眼红发女人,“谢谢”。

“等成功后再说吧。”

她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眼紧拥在一起的两个男人,摇了摇头。

 

迷迷糊糊中,James感觉自己被平放在了座位上,汽油位和软座上的血腥味让他清醒了一些,双手的疼痛在止痛药的作用下得到了缓解,他睁开双眼,刚好看到Steve打开了车门正准备出去。

“Steve?”

金发男人听到细微的声音回过头来,伸手摸了摸James的脸颊,“待在这里,我很快回来”,说着他便向Natasha使了个眼色,迅速走了出去。

James挣扎着坐起身,Natasha见状连忙从驾驶座探出身来阻止。

“别乱动,现在的你跟过去只会是个累赘!”

“嘶……”James倒吸了一口气,眼看绑着连接处的纱布再次渗出了血液。

“我就说吧,”Natasha被两人相似的顽固折磨得头痛,伸出手想要将James摁回椅子里,但又怕弄痛他,于是只好把手收了回去。

寂静的空间里,原本微弱的声音仿佛被放大了似的,她侧过脑袋凑向James,听着金属下传来的声音变得更加清晰,“等等,James,过来一点”。

她看向那块掀起的金属内侧,银灰色的小金属还在计着时,发出嘀嘀响声。

“这是……”

她瞪大双眼,盯着那个倒计时的时间,显示的却是“02:59:08”。

“不到三个小时,这不可能,他们缩短了时间……”

她的额角渗出了冷汗,James沉默地看了她一眼,又望了望窗外漆黑的研究所。

他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坚决的神色。

“这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们可以调整时间那又是为什么……等等你去哪!快回来!”

Natasha还没回过神来,James便飞快地打开车门跑了出去,她后知后觉伸出的手甚至连男人的衣角都没碰到。

“真是糟透了。”

红发女人瘫坐在驾驶座上,瞪着空荡荡的车内。

 

Steve小心地躲避夜间巡逻的士兵,他早将研究所的线路印在了脑海里,每一个转身都是条件反射。

漆黑的道路上亮着几盏昏黄的路灯,他刻意远离光源潜进树林暗处,朝中心地带的实验基地跑去。

深紫色的天空下,中央那栋纯白的建筑覆盖上了灰色,明晃晃地耸立在他面前,圆柱形的实验室里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Steve悄无声息地潜进了实验基地,寂静一片的室内隐隐透着仪器的蓝光,他未做停留便循着记忆中的路线跑上楼,穿过了堆满晶体管与标本的狭长通道,跑入一片开阔的区域,接着打开了那扇熟悉的纯白大门。

下一秒,一堆黑漆漆的枪口便对准了他。

Paul博士坐在中央的椅子上,盯着控制台上的监控装置,身旁的装置在隆隆地发出响声,似是在进行着什么实验。听到响动的男人转过身来,笑盈盈地望着来者。

“噢,就等着你呢。”

实验室里的陈设仍跟以往一样,高科技的装备在白得耀眼的灯光下泛着深蓝的色泽,一排荧光绿的试管插在中央那架承载实验体的大型装置上。Paul博士站起身,命令士兵关上了门。

“解除他身上的炸弹,我知道控制装置在你那,”Steve那双不含杂质的蓝眼牢牢锁定住面前的男人,沉稳的语调掩盖不住压抑过度的愤怒,“我可以当你的实验品”。

Paul笑了出来,憨厚的笑声里却带着阴阳怪气,“我不觉得你有什么谈条件的资格”。

他走向Steve,隔着三米左右的距离打量着他的身体。

“相信我,我曾经权衡过利弊,毕竟你是血清最优秀的承载体,你能被超级血清百分百同化,让它的作用发挥到极致,这简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Steve双眼始终盯着面前的男人,却不露声色地用余光打量着实验室内的一切。

那些士兵统统举着枪支,宽阔的实验室里遍布着Paul的手下。他还注意到了离自己不远的那一排血清。

“很可惜,我不想在一个不稳定的实验体上费尽心血,你懂我的意思吗?”

Paul看着Steve的脸上浮现了阴霾,笑了一声,“为了进行接下来的实验,我需要大量完美的成品血液作研究,对,就是你的血液,Steve,你能来这里太好了。”

他抚摸着那些盛满荧光绿试液的透明试管,接着是旁边实验装置的大型机身,双眼中尽是科学家的狂热与迷恋。

“对我而言,如今的James只是个棋子。出于我的考量,那条机械臂里装载了炸药芯片,同时间断性的放电会导致剧烈的疼痛,我想你应该懂我在说什么。”

“你有控制装置,”Steve的眼神里透着狠戾,“解除它”。

“很遗憾,”Paul摇摇头,掏出一个小巧的黑色仪器,“在我把时间减少了十小时之后,它就被我破坏了。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止你的James被炸个粉碎”。

Paul博士的声音仿佛远在天际,刺眼的白光下,晃动的人影轮廓变得模糊,Steve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奋力搏动,仿佛将要迸裂血管。

“James和机械臂早已成为一体,你可以试试将他的机械臂拆下,就算他能侥幸存活,我倒想看看在被全面通缉的情况下你如何带着这样的他逃亡。”

“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需要充足的血液样本,也需要销毁我们的第一批实验体,满意我的回答吗?”

Paul嗤笑起来,脑子里憧憬着将要培育出的完美实验品,Steve缓缓迈着脚步,对准他身体的枪口立刻跟着他的动作移动,随时准备开枪。

而Paul一个晃神,发现视野里便早已没了Steve的身影。他紧张地四处张望着,那些举着枪的士兵甚至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就被那个金发男人迅速撂倒。Steve就像突然被放出牢笼的野兽,矫健凶猛而肆无忌惮地攻击面前的一切,从倒下的士兵手中夺过枪支,疯狂地朝身边涌过来的人马扫射。

大量的枪弹在实验室里穿梭,被击中的灯管间断性地闪烁,Paul灰头土脸地躲在控制台的桌下,眼睁睁地看着Steve发挥了远远超过他预测的能力,几乎毫发无损地干掉了整支军队。惊恐万分的Paul连忙伸手按向控制台的警报器,之后回过头看了眼Steve,像是感知到了自己的命运,于是一个狠心便按下了旁边的自毁按钮。

他转过身跌坐在地上,四周的墙壁都在摇晃,逐渐变得猛烈,尘土墙灰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他这才注意到Steve的手臂上扎着好几管注射液,等他回过神来意识到那是什么的时候,只能将双眼瞪得浑圆,眼看着Steve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Steve握着从一个士兵身上搜出的猎刀,揪起Paul的手臂便朝肩关节处割了下去,无视了他的惨叫便直接截掉了他的双臂,之后他把Paul丢到地上,看着他痛苦地蹬动双腿,鲜血流得到处都是。

他想了想,又走上前抓住他的脚踝,从膝关节处下刀割掉了他的双腿,飞溅的血液弄脏了Steve的脸颊,他也毫不在意。Paul惨叫得几乎嘶哑,逐渐失去了意识。

Steve揪起昏过去的男人的衣领,朝他脸上狠狠揍了一拳,奄奄一息的Paul睁开双眼,无能为力地任Steve单手捏住他的脖子举起来,然后走到一旁打开了窗户,将他丢了下去。

四周的墙壁出现了大量裂痕,Steve走到控制台旁,看着屏幕上显示的自毁程序,注意到了监控录像中出现的身影,瞳孔顿时急剧收缩。

 

James踩在破裂的路面上,眼前的景象不停晃动,如同地震般的摇晃让他几乎站不直身子。

包围在他身旁的建筑摇摇欲坠,仿佛下一刻便会坍塌砸落。很快,那些脱落的石块和水泥从高空泼洒到地上,James小心翼翼地躲避那些坠落的物体,一边奋力奔跑远离后方倒下的厚重围墙。

耳畔不时传来的爆炸声让他的心凉了半截,那些巡逻的士兵早已逃了个彻底,James望向空无一人的实验基地,双眼急迫地搜寻Steve的身影。

广阔而密布着高楼的研究所此时仿佛只有他一人,James强忍着双手的剧痛,止痛药的药效早已过了,连接处传来的撕裂感让他冷汗直冒,面色发白地捂住肩膀奔跑着。

地面上的裂痕逐渐扩大,James踩在碎块上,倒塌的楼房阻碍了他的视野,空无一人的视野让他的心脏剧烈跳动。

他尽力远离密集的建筑,在平地上喊叫着Steve的名字。

他继续朝前奔跑着,突然间一块水泥块从上方坠落,砸到了他的脊背,强大的冲击让他一个踉跄,接着被身后倒坍的墙壁牢牢压住了左臂,牵动整个身体倒在地上。

那一下撕扯皮肉的剧痛让James几欲晕厥,他的嘴唇不停颤抖,咬着牙想将左臂从沉重的水泥块下抽出来,却是根本做不到。

周围房屋崩塌的声音此起彼伏,他似乎又听见了那嘀嘀声,如今变得响亮而刺耳。James困难地抬起头,眼中的世界却是灰霾一片,被厚重的碎石瓦砾所覆盖。

无法动弹的沉重感让他几欲窒息,他用上全身的力气喊了声“Steve”。

而这样微弱的呼救瞬间被掩埋在厚厚的尘土之下。

他无声地呻吟着“Steve,Steve”,意识逐渐飘远。

 

当他再次抬起眼皮的时候,时间只过了十几秒不到,他感受到有人来到了他的身边,厚实而温暖的手掌抚摸着他的头发。

这让他差点掉下了眼泪。

他没能喊出“Steve”,因为他太痛太累了,连抬头的力气也消耗殆尽。他看着那人强壮的手臂放在他的金属臂上,就在他肩部的位置下两手用力,居然直接就将无比坚硬的机械臂捏碎掰断,紧接着一把抱起James飞身躲开了后方砸下来的水泥壁。

Steve没跑多远,后方便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冲击波从后方猛地袭来,震得人头脑晕眩。Steve紧紧抱着James,朝出口的方向急速奔跑。

James感受到男人的汗水滴在自己脸上,微咸的液体滑到了他的嘴角。

他觉得十分安心。


16.

当Natasha等得想弃车而去的时候,她终于瞥见了Steve的身影,抱着James从烟尘弥漫的研究所中逃了出来。Natasha连忙打开车门让他们进来,跟着踩下油门绝尘而去。

“解决了吗?他的机械臂……”Natasha看了眼后视镜,惊讶地瞪大眼,“断了?!”

“炸弹埋在他的断肢里,就在我们身后爆炸了。”

“你们……真的是太幸运了。”

Natasha如释重负般呼出一口气,紧绷的肌肉放松了下来。

“所以,结束了?”

“可以这么说,”Steve正在处理James的伤口,抬眼看着Natasha,“等到我们上了飞机,才是真正的告一段落。”

Natasha挑起眉,看见后视镜中的James睁开了眼睛。

“Steve……”

James的脑袋靠在他的怀里,Steve用珍惜的眼神凝视着他,紧紧搂着他的身子,像是怕他下一秒就会消失不见。

“Bucky,你需要休息,一切可以等你好了再说。”

“嗯,”棕发男人虚弱地勾起嘴角,“如果不是这么累,我真想在车里和你来一发……”

Steve笑着亲了亲他的脸颊。

Natasha瞥了眼后视镜,忍不住摇了摇头。

 

Steve和James没有彻底地销声匿迹,而警方不知疲倦地搜捕了近两个月,也没能逮到时机将两人捉拿归案。

另一方面,在警方的搜查中发现,在他们逃出的监狱里超过半数的狱警都曾和Steve做过生意,而关于交易的内容,狱警们却统统闭口不敢言。

消防队甚至还在监狱草场的土地下凿出了多具尸体,其中包含曾经被认定为成功逃狱的Gabriel以及手下党羽。

监狱里的一系列未解谜团似乎都与两个逃犯脱不了干系,扑朔迷离的案件以及通缉令上标示的大额悬赏金曾一度让市民狂热,但这股热情很快便随着时间推移消磨殆尽,人们将关注点放在了迟迟来到的夏季,以及电视上和税收相关的新政策。

没有多少人还惦记着那两个逍遥海外的逃犯。

 

女人站在外面,手里拿着把扫帚。

收音机的声音从窗子里传出,温馨而明亮的小屋里,她的丈夫坐在餐桌前,正看着一份报纸,他伸手摸向一旁的面包,再摸过去一点把旁边的收音机音量调大。

那是一则新闻,女主播说起了那两个潜逃在外的杀人犯,平淡无味的单调声线叙述着案件进展,最后以警方仍会加大力度持续追查的保证草草结尾。

女人眯着眼享受着和煦的阳光,转身慢慢走到了窗户边上。

雪白的窗台上摆着一盘刚出炉不久的苹果派,仍冒着热气。她看了看那个盘子,觉得自己也许是老眼昏花了。

女人揉了揉眼睛,发现切分为六份的苹果派少了一块,盘子空出来的位置上留了一张小纸条。

上面用熟悉的字迹写着一句简短的“对不起”。

女人的手颤抖着将纸条翻过来,看着背后那句“我爱你们”。

她的丈夫还在屋子里阅读着报纸,收音机早已没了声音,女人捂住嘴巴掉下眼泪,望向屋子旁的广阔田园。

 

“她的手艺还和以前一样,”James坐在副驾驶座上,舔着手指上的糖浆,“她喜欢在表面淋一层厚厚的枫糖。”

握着方向盘的Steve笑了声,回头看了眼James。棕发男人的脸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柔和,卷翘的睫毛在下方投射了一小片棕色的阴影。

“味道怎样?”

“很甜,”棕发男人咂了咂嘴,调整下姿势窝进座椅里,抬眼看着Steve,“接下来我们去哪?”

“按你喜欢。”

“不,听你的。”James说道,驾驶座上的男人微笑着点了点头。

James抬起左臂活动了下,他的新机械臂比以前那个要轻上许多,即便杀伤力减少了,James也并不在意。

在下一个路口,他们遇到了红灯,Steve借机俯身和James交换了一个热辣的舌吻。直到他们都情动得难以自持,灼热的呼吸喷洒在窄小的车内时,Steve才松开口,意犹未尽地回到了座位上。

“确实很甜。”

Steve回味般舔舔唇,在信号灯变为绿色之后便踩下油门。

“我就说吧。”

James说道,他还在微微喘着气,Steve回头调笑了他一句,“我说的是你。”

棕发男人咬着唇瞪着Steve,脸有些红。

 

十二个月后——

<丹麦法罗群岛,MSC Poesia诗歌号邮轮>

“喂,Laura, Frederick先生订的红酒怎么还没送过去?”

“对不起!我给忘了……”

金发的女侍应生连声道歉,匆忙打开雪柜,在女人的瞪视下将酒装进保温冰桶里,放到了餐车上,然后推着它朝游客房间走去。


肉渣戳我


END

*完结啦:3这酸爽……

*其实一开始只是个脑洞延伸,就想写开挂又护妻的大盾和同样爱夫的吧唧,写的时候没有大纲,大概是想到哪写到哪,所以每章对我来说就像短篇。。谢谢大家不嫌弃;w;

*我语死早所以憋字数还是挺辛苦的所以就写到这啦orz(短成这样的free talk

2014-08-03盾❤冬
评论-40 热度-421

评论(40)

热度(421)

©之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