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监狱AU】Guard (13)

*依旧双黑预警

*吧唧的后面依旧只有大盾尝过

*雷黑化的不要看...真的...


13.

在监狱里待久了,连时间概念也会变得模糊起来。

走出牢房的犯人抹了把脑袋,嘟囔着该死的老天又下起了雨,尽管不大却也足够恼人。跟在后面的犯人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季节在混乱与平和的交替中又变换了一次。

草场上散发着潮湿的霉味,熏得鼻腔莫名发痒,角落里锻炼用的哑铃也滑溜溜的容易脱手。几个男人拿起哑铃掂量了下,又骂了声放下。坐台区更是没处干的地儿,这样一来,那些壮硕的男人统统得站到围栏内一圈的沙地上,面色不善地瞪着围栏外抽着烟的狱警。

“这地方简直湿得跟妓女的阴道一样。”

一帮凑在一起的白人里传出一个声音,狱警朝这边望了过来,也没回话,哼笑着继续抽着手中的烟,靠着围栏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草场上根本湿得无处落脚,还掉了好几滴雨,眼看就要下大了,但狱警可不会给犯人那么好的待遇,该放风就放风,才不管犯人会不会被淋成块湿抹布。

James站在离人堆大老远的坐台顶端,深蓝色的狱服渐渐被雨打湿,粘在皮肤上显出肌肉的曲线,而他似乎感觉不到雨滴,双眼凝视着一辆漆黑的汽车缓缓开进监狱大门,停在了草场外。

接着车门打开,从上头走下几个端着枪的狱警,探头朝车里大吼了几句。

吼过之后,车上陆陆续续地走下来十几个男人,他们排成一列,双手戴着手铐,跟在狱警的屁股后面从草场外绕过,看样子都是些还没换上狱服的新人。

这下犯人们找到乐子,开始朝外面的新人起哄,狱警做个样子呵斥了几声,再用枪管敲了几下围栏,也就随他们去了。

James所处的位置能将画面尽收眼底,他看见有犯人伸出手摸了几个新人的屁股,那些菜鸟便像惊弓之鸟一样跳开,随即挨了狱警的一记闷棍,逗得那些始作俑者们笑成一团。

倒是有几个菜鸟看上去很冷静,也不知是否是装出来的。

James将那群不同肤色体型的新人扫了个遍,看着他们走向牢房入口旁的一个小房间里——James依稀记得新人必须在那里接受裸体检查。

“操,让老子想起那些恶心事了。”

几个粗野的男人露出一脸嫌恶,眼角瞥到远远站在看台上的James,随之露出嬉笑的嘴脸。

“不像某些人,估计检查的时候被抠下肛门就爽得不行了。”

他们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但并没有笑多久,James便仿佛感知到什么似的,隔着片宽阔的草地回过头来,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们看。

“妈的那家伙,怎么让人毛骨悚然的。”

那些男人悻悻然哼了几句,便底气不足地转过身躲避James的视线。

James没兴趣地回过头,想着不过都是些外强中干的货色。

 

事实上,犯人们似乎就等着新人到来的一刻。

新人,总是比那些老面孔有趣,折腾起来也更能排解无聊的时间。老犯人结束放风后便纷纷回到监狱里面,踱着步子寻思找哪个菜鸟的麻烦。

看肤色说话是监狱的规则之一,刚进来的时候,选好阵营保持低调,或者给自己打上某个帮派的标签便可以躲过许多麻烦。而像James这种一个阵营都不选的犯人也不在少数,但有的菜鸟就是找错了主,反而给自己惹了一身事。

James斜睨了眼那个跟在他身边的白人小伙——没多少肌肉,脸上长着雀斑,一副毛还没长齐的样子,多半是走了歪路的贩毒青年。

James站住脚步,那个男人也随之停了下来。

“滚。”

James回过头,冷冷地说了一句,低沉嗓音夹杂的浓浓压迫感震得那个菜鸟愣了愣,反而开始结结巴巴地求他收留。

硬碰钉子也算是有胆识,周围的老犯人看着那个菜鸟急欲找靠山的蠢样,不禁摇了摇头。

James没再理他,双手插进裤袋里继续走着,那个男人跟着唯唯诺诺地走在后面。远远在一旁看着的Steve挑起眉,也懒得出面帮他摆平,只是单纯想看看James能忍多久。

而James不仅身材火辣,就连脾气也一样,很快他便被那菜鸟的纠缠激怒了。他转过身一手掐进那男孩的脖子,直接拖着他的身子朝一间牢房走去,然后像丢垃圾般把人扔了进去。

牢房里的三个彪形大汉正打着牌,被人莫名其妙地毁了牌局正想发怒,拎起地上的人一看却发现是个文文弱弱的菜鸟。送上门的礼物哪有不拆的道理,当下他们便露出狞笑,揪着男孩的细胳膊细腿猥亵起来。

男孩求救般望向牢外的James,而后者只是轻蔑地瞥了他一眼。

“你不是想要靠山吗,我给你了。”

他无视了男孩发出的惨叫,面色不善地走上楼梯。

 

James一脸阴沉地朝Steve的方向走去,后者转过身靠在栏杆上,眼尾的纹路里藏着笑意。

“你看我像是会操男孩屁股的人吗?”

意有所指的问话让Steve忍不住笑了起来,伸出手臂环过James的肩膀,将他拉到自己身旁。

“也许是因为你的机械臂,它让你看上去很强硬,很可靠,就像是历经百战。”

James随意应了声,于是下一秒Steve收回笑脸,审视着James的脸部细节。

“你的表情不对。”

James看上去有点烦躁,右手不自觉地握住了金属手腕。

“我看到了Fitch,就在新来的人群中。虽然他染了头发而且蓄起了胡子,但我很确定是他。”

金发男人皱起了眉头,“那个Fitch?”

“对,那个本该和我们一样接受实验的男人,”James的视线聚焦在一层中央的一间牢房,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个身影坐在门后,“后来出了事,排在我们之后的人也没了机会——我总觉得在这里见到他并不是巧合。”

“你打算怎么做?”

James偏过头看着Steve,“先去问候一声。”

 

Fitch正坐在地板上,漫不经心地用指甲刀磕着鞋底沾着的土,随后他的目光扫到地面上的黑影,抬起头注视James走了进来。

“怎么,老朋友想过来叙旧吗?”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James不理他的暗讽,朝四周打量了下,问道。

“我杀了人,犯了罪,这个答案满意吗?”

Fitch冷笑了一声,站起身坐到了床上。

他的上铺躺着个特别高大的黑人男子,听到响动便翻过身,用那眼白多过眼黑的双眼死死盯着James瞧。

“你不是那种人,”James的眉毛紧锁,将视线放在Fitch身上,“你参加过实验?”

“James,你认为那件事曝光后,还会有人想注射那个狗屁血清吗?”

Fitch一脸懒得做出更多解释的模样,双脚踩在墙壁上,朝James使了个眼色,无声地催促他出去。

 

犯人的自由活动时间很快结束了,James只得回到了自己的牢房,看着厚重的牢门一扇扇关闭,直到空出来的走道上只有狱警走过的身影。

James握着刚从狱警那顺手牵走的钥匙,望着面前穿着背心的Steve出神。

“怎么了?”

Steve敏锐地察觉到身上的视线,回头问道。

“Fitch这人给我的感觉不对,”James顿了顿说道,“我想解决掉他。”

金发男人笑了声,放下了手中的活,用毛巾擦干双手坐到James的旁边。

“需要我动手吗?”

“不用了,暂时。”James把钥匙放在手心,准确地向上抛到了Steve的铺位,然后出其不意地转身扑到了Steve的身上。

被压住的强壮男子笑了声,卷起了James腰间的衣服,用手捏着他的腰。

“想做吗?”

“有点累,不了。”James贴在那具散发着热气的身体上,双手搂着Steve的肩膀,脸颊贴着他结实的胸口。

“Steve,我并不可靠,”James温热的呼吸洒在Steve的胸前,“我很冲动,想着人死了就不会造成威胁,就一股脑地杀戮。”

Steve默默地听着,温暖的手掌一下下抚摸着怀中的脑袋。

“你没有安全感。”

“是的,”James深吸了一口气,“这很糟糕,我高度警觉,就怕有什么事会影响我们的计划。”

“嘘,Bucky,你需要放松,”Steve侧转身子,面对面地将James搂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他的身体,“你可以指使我,只要你说一声,我就帮你去做。”

James闷在Steve的怀里,轻轻地笑了声。

 

而James并没有指使他去杀了Fitch。

那天晚上,James坐在床上等待夜幕彻底降临,听着四周渐渐响起了犯人的鼾声。

他又待了一会儿,用探出的镜子确定了走道没有人后,便打开了牢门走了出去。他穿过漆黑的走道,走下楼梯,来到了Fitch的牢门口。

他用钥匙打开了牢门,而下一刻,床上的Fitch便兀地睁开双眼,猛地伸出手抓住James的右手,将他整个人扔到地上——那绝对不是普通人该有的力量。

James的后脑勺擦到了墙壁,火辣辣地疼,他咬着牙站起身,发现 Fitch早就跳下了床,将牢门关了个紧实,正朝他飞身扑过来,而上铺的黑人也不见了踪影。

只因为那个看似笨重的黑人移动速度太快了, James甚至来不及反抗,搏斗间他感受到那人一手按着自己肩膀,另一手抓着他的机械臂用力朝外扯开,金属与皮肉粘连处顿时传来剧痛,鲜血随着组织撕裂而迅速涌出。紧接着那人便掐住James的右手反向一折,骨头断裂的声音随之响起,他几乎是无能为力地任 Fitch赏了他一脚,冷汗直冒地跪在地上,被那个黑人从背后抓着几乎被废掉的双手,因疼痛而抽着气,双眼瞪着走到他面前的Fitch。

“Barnes家的大少爷,这么晚了,你想做什么?”

Fitch的声音很低,他慢慢在James面前蹲下身,拍了拍他惨白的脸颊。


TBC

2014-07-30盾❤冬
评论-29 热度-230

评论(29)

热度(230)

©之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