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监狱AU】Guard (11)

*依旧双黑预警

*吧唧的后面依旧只有大盾尝过

*依旧料着雷的人会多所以不打TAG了,雷黑化的不要看...真的...


11.

Steve立刻走到James面前,检查他的身体。

James失去了左手,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机械臂,严丝合缝地连结在他的肩膀上,一圈狰狞的深红伤痕无比刺眼。Steve伸出手,像是想触摸那道伤痕,却停在途中缓缓垂下。

James手臂上的伤口正在缓慢愈合着,Steve知道那一定很痛,即便面前的棕发男人正依旧用澄澈的双眼望着他,面容平静,似乎感觉不到一丝痛苦,但Steve就是知道。James的脸蛋和嘴唇从来没有如此苍白,它的脸颊该是淡淡的浅玫瑰色,嘴唇该是鲜红艳丽,闪着舔弄后留下的津液的水光。

Steve一个字都没说,大幅度起伏的胸口让他看上去像是伺机而动的野兽。他竭力合上了眼睛,似是在压抑怒火,然后猛地睁开,一向能让人沉溺其中的蔚蓝中多了一丝阴晦。

他的Bucky站在自己面前,望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惶恐,无助,愤怒,依赖,还有深深的自责。

棕发男人嘴唇颤了颤,开口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倾倒而出。Steve将他轻轻搂进怀里,像是怕弄痛他般,丝毫不管那些肮脏的血液会沾到自己身上,他知道那大片渗透进汗衫的血液让他看起来就像个同谋。Steve的手掌抚摸着James的头发,让他的脑袋靠在自己肩头,带着让人安心的气息。

“Bucky,我相信你。”

他深吸了一口气,牵过James完好的右手,“我们必须逃出去。”

James总会无条件地信任面前的男人。他用力点了点头,紧紧回握住男人的手,像是握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早在警报声响起的时候,大批武装军队像是早就有所准备,迅速赶到将研究所围了个严严实实。

Steve带着James从后门逃出,弯下腰以墙壁为遮掩,飞快地奔跑绕过了举着枪的士兵,来到了一条鲜为人知的通往外界的小道。

扩音器传来的威胁话语并没有阻止他们的奔逃,James跟在Steve身后撒开脚步,弯曲的小径并非一路畅通,时刻都有子弹从不同方向朝他们射去。阴沉的天空传来一声闷雷,却立刻被枪声所掩盖。一路上,他们踩着泥泞中的碎砖瓦,拨开身边肆意生长的茂盛枝条朝前奔跑,他们的注意力高度集中,随时要抵挡突然窜出的士兵的袭击。

他们跑了很久,隐约望见了研究所最外层的围墙。那面厚实的围墙将研究所和外界隔离开来,只要能翻过去,便可以借机混入繁杂的人群,而端着枪的军队绝对不会贸然在人群中开火。

Steve最先到达了围墙边,James的伤口处疼痛难忍,略显吃力地紧跟在他身后。然而他没能追上Steve,后方便是又一阵枪击,刹那间,一片金属不知从何处射进了James的左臂,牢牢镶嵌进机械臂里,顿时发出噼里啪啦的电火花声,James只感到一股剧痛瞬间沿着肩膀传到了全身,触电般的烧灼麻痹激得他浑身一颤,立刻倒在了地上。

听到响动的Steve回过头来,眼睁睁地看着James被士兵们团团围住,一圈枪口对着他的身子,他的双手被两个士兵用金属链条捆得死紧,身体仍在痉挛般抽搐。

James抬起头看着他,Steve觉得他又露出了一副想落泪的表情了,然而下一刻James便对自己大吼着快逃,紧接着被身边的士兵在腹部狠狠踹了一脚。

那时的Steve站在那里,只由一面围墙将他与外界的繁杂相隔,他只要一个翻身便能获得广阔的自由。但这一次,他没有听James的话。他转身面对着黑压压的军队,目光扫过那些可笑的大型杀伤性武器。他看见穿着白大褂的Paul博士从一旁走出来,来到了James的身边。

那个男人摆出一脸愧疚的神情,对着众人宣告实验的失败。他说着两个实验品是如何泯灭人性,失去了道德观以及基本的自我约束能力,变得狂暴,嗜血,反叛,又是如何残忍地谋害了实验室里的十余条人命。

而他的目光自始至终紧紧锁定在James一个人身上。

他说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所以造成的恶果也必须由自己结束——冠冕堂皇地想掩盖一切。

Paul指挥着士兵将James和Steve就地正法,下一刻,那一排排漆黑的枪口便齐齐对准他们。纵使他们的人体潜能开发到如此水平,也毕竟是血肉之躯,终是无法与如此大量的子弹抗衡。

但接着事情便有了转机,士兵们没来得及扣动扳机,陆续赶到的警方便迅速包围了研究所,鸣着笛疏散研究所的人,同时喝止了军队朝两个嫌疑人的射击。没料到会招惹来警方的Paul博士表情阴沉,不发一语带领军队后退,但Steve知道,他绝对不会就此罢休,他尖锐的视线就像两把刀子,直直地朝自己射了过来。离开前Paul回头看了眼James的手臂,脸上浮现了狠戾,眼神中却尽是遗憾。

在那之后,迅速围上前的警察逮捕了James,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同时另一边的人马举起枪对着Steve,警告他禁止再迈出一步。

Steve照做了,他将双手高举过头跪在地上,任由跑来的警察将他铐住,双眼始终凝视着James。

James看上去累坏了,几缕棕发垂在额前,两眼呆滞盯着地面。在他被警察带走之前,他抬起头,用一种难过的眼神最后望了眼Steve。

 

Natasha接手了这桩杀人案,她知道自己没多少把握,却也没料到当事人如此不配合。

James拒绝透露任何信息,甚至在Natasha锲而不舍的周旋下,用上了令她一头雾水的外国语言来回答问题。

但她知道他们的一些秘密。实验室里的十三条人命全都由James一人所致,情节的恶劣程度足以让他判处死刑。而Steve在这一点上和Natasha达成了协议,他们必须要掩盖James的部分罪状,由Steve承担其中六条人命,同时通过Natasha的人脉关系,加上了天主教会的干涉,才得以让James远离那把电椅。

相反的,涉及到对他们进行的人体实验,Steve对Natasha有所隐瞒,他只扯出了James是实验失败品这一说,只字不提那个计划的相关信息。

事后Natasha去了研究所,询问过好几次James的情况,问到的也只是James对血清有排异反应,他的左臂接受截肢便是由于这个原因,而躯体排斥血清的另外一个表现则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所以才最终导致了命案,这样的结果是研究人员没有料想到的。

证据确凿,已成既定事实更遑论翻案,即便免除了死刑,但等待他们的是漫长的监禁生涯。James和Steve将被送入监狱。而对他们来说,监狱未尝不是一个庇护所。

 

“那时候你为什么不逃走?”

James的低语让Steve抬起头,他看着James的背影,夕阳的余晖透过牢门照在他身上,形成朦胧的黄色光晕,“会发生这些事终究是我的责任,是我拖累了你。”

“Bucky,我们谈过这事,这不是你的错。”

“你那时应该离开的,”James的脑袋靠在墙壁上,眼睛盯着牢门的门杆,“我毁了你的梦想。”

Steve站起身,从后面扶着James的胳膊。

“Bucky,不要想太多,”他的语调安稳而深沉,“我没有亲人,没有家庭,我的世界里只有你。离开了你,我哪也去不了,还提什么梦想。”

James的身体不自觉地颤了下,Steve低头看着他垂下眼帘,夕阳照射在卷翘的棕色睫毛上,细小的尘埃在空气中浮动。

“更何况,你需要我的保护。”

话音刚落,James便笑了出来,“你不要忘了我有多强。”

“我没忘,”Steve的手掌包住了他的肩头,“但凡事总有意外,好比之前Gabriel那件事,多一个人总有保障。我能帮你扫清障碍,帮你买通狱警,帮你暗地解决掉觊觎你的人,我能陪你说话,解决你的性欲,我能在你疼痛的时候紧紧抱着你。”

Steve的嘴唇拂过James的侧脸,棕发男人眯着眼,转头贴上了他的唇。

“好吧Steve,你赢了。我没了你就不行。”

Steve微笑着用嘴唇蹭着他柔软的脸颊。

他们静静地站了会儿,James对着牢门,透过间隙望向空荡荡的走道,喃喃自语。

“可惜没能好好地和爸妈告别。”

Steve从后面抱住他的身体,交叉的两手抚摸着James的手臂。

“等一切结束了,我们回去一趟,”Steve凑到James的耳边轻声说着,“但也只能看一眼就走。”

James靠在Steve的怀里,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毕竟我是个杀人犯,我想爸妈一定伤透了心。”

金发男人默默听着,将他抱在怀里。Steve的臂膀和胸膛温暖而可靠,James放松了身体,沉浸在他的怀抱中。

“我会连同他们的份守护你,爱你。”Steve握着James的手,用指腹抚摸着他的指节。James的手指和他的交缠,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望着Steve。

“Steve,我有没有说过那句话?”

听到James句尾加重的发音,男人的胸口传来低笑的震动,“没事,我能感受得到。”

“不。”James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转过身贴上Steve的身躯,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目光灼灼地望着他。

“我不想再失去珍视的事物,也不想再次徒留遗憾,所以——”

James深吸了一口气,望向他的眼眸就像是湛蓝的海洋。

“我爱你,Steve,我爱你。”

他重复了一次,像是为了让自己的话更真实可信。

Steve微笑地看着棕发男子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红晕,他伸出双手捧起James的脸颊,吻了吻他的额头。

“我也爱你,Bucky,一直都是。”


TBC

2014-07-23盾❤冬
评论-30 热度-243

评论(30)

热度(243)

©之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