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监狱AU】Guard (4)

*依旧双黑预警

*吧唧的后面依旧只有大盾尝过

*雷黑化的不要看...真的...


4.

牢房外传来细微的响动,James坐在床上,听着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两个人影挡住了牢房外投进来的光线,狱警打开牢门,将金发男子放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Ste……”James没把他的名字说完,便被Steve一把抱起来压在墙上。

强健的手臂环着James的腰,另一手托着他的翘臀揉捏着,突如其来的动作让James的心脏漏跳了一拍,他反射性地用双腿夹住男人的腰,任近在咫尺的蓝色眼眸将自己锁定。

“怎么样,Steve?”James的手抚摸着Steve的后脑勺。

“赢了?”

“我总是会赢的。”Steve凝视着James的眼神,仿佛透过了他的躯壳看进了他的灵魂。而他更想说的是,以你为赌注,我从来不会输。

James的嘴角咧开了迷人的弧度,黑暗中,他笑着扬起脖子,让Steve的舌头顺着颈部的曲线滑动,在肌肤上留下闪着水光的痕迹。

“你没事吧?”

James的话语化作小声的惊呼。

Steve抱着他倒在了下铺的床上,直起身,双手一用力扯掉了James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丢到地上,整个人覆到了他身上。

“我很好。”Steve握着他的手腕,在隐约的月光下露出了微笑。

“不,你不对劲,”James皱着眉看着他,“别想用做爱转移我的注意力。”

随后便是James一声压抑的喘息,Steve的手顺着他的腰摸到了胸前,温热的手掌罩在他的饱满的胸肌上。

“你……受伤了?”棕发男人的胸膛起伏着。他眯着眼,注意到了Steve腰间的狱服上渐渐渗出了暗红。他想坐起来检查Steve的伤口,却被对方更用力地按在床上。

“小伤而已,很快就能痊愈,”Steve垂下眼帘,俯下身舔着James的耳朵,“比你之前赏我的子弹要安全多了。”

James怕痒地瑟缩了下,嗤笑了声,光裸的双腿勾过Steve的腰。

“我相信你。不过完事后给我好好包扎。”

“听你的。”Steve在他耳边低语,探出一手摸向James温软的入口。

“那么现在,用什么方式庆祝你的战神凯旋?”

James挑起眼尾,舌头舔湿了红唇,“你绝对想象不到。”

 

翌日,监狱的气氛诡谲地压抑,外头的天空乌云密布,时不时炸开的雷声传进了监狱里,犯人们烦躁地在牢房里走来走去,就连喜欢打骂犯人作乐的狱警此时也不见踪影,偶尔走过来几个也只是匆匆吼了两句,便快步离开了。

犯人们拍着牢门,往走道吐着口水,抗议着被延迟的早餐时间。James坐在上铺,两腿垂在床边,俯视着正换着绷带的Steve,目光下移到他的腰间,盯着那道大约三英寸的暗红伤痕。

“你那伤是什么东西弄的?”

“匕首。”

James皱起眉,似乎并不相信,“有多深?”

“只是划了一下。”

Steve抿着唇放下衣服,看了眼牢门外。

 

“他妈的原来死了人,我就说今早那些呆子搞什么玩意儿。”

犯人们凑到一块儿,背对着狱警轮流抽着烟,然后扔到地上,踩进暴雨过后泥泞的草地里。他们斜着眼望着围栏外,医务人员从监狱工厂走出来,抬着担架运走了几具尸体,还都是些大个子。

“喂,你猜是谁干的?”

“我哪知道,这监狱里杀过人的家伙多得去了。”

放风时间才过了五分钟,便走来一个狱警,用警棍敲着铁围栏,把James叫了出去。

“嘿,你说会不会是James?你看他被狱警带走了。”

“但是不对啊,Ace也被带走了。”

男人指了指那个纤细的棕发男人。他跟在另一个狱警身后,脚步十分不稳,好几次险些摔进草地的水坑中。

James走进了仓库。用于存放杂物的小储间里洒落了一地的钉子和碎木板,墙面上挂满了各式的除草剪、铲子、榔头以及扳手,那台绞断Shawn的手的除草机仍摆在墙角,上面还沾着干涸的棕色血迹。

仓库对于犯人来说是个禁区,因为只要在监狱里,这间屋子里的任何道具都可以成为凶器,但只要有办法买通狱警,这种程度的限制便可以作废。

譬如Gabriel,他一向喜欢控制狱警。

此时的他正大张着腿坐在仓库正中的椅子上,身边站着一伙手下,他挥了挥手招呼James身后的Ace过来。

James心不在焉地站着,看着那个男孩浑身颤抖地从他身边走过,胆战心惊地坐在Gabriel的大腿间。

“我想了很久,James,之前的我也许太过注意你的外表,忽视了你本身的才能。”

“所以你现在又想让我当你手下?”James直截了当地问道。

Gabriel摸着男孩的头发,两只绿眼睛死死地盯着James。

“我本来不想那么快进入正题,不过,是的,”Gabriel笑了声,“还是那句话,你知道我的能力,任何想要的,不管是毒品还是麻醉剂镇定剂,或者是金钱,就算你想要缩短服刑时间,我都能给你,只要你为我效劳。”

James双手插在裤口袋里,说道:

“你的手下弄伤了我的人。”

Gabriel耸耸肩,“你的人杀了我的手下。”

“那又怎样,他们并不是你的心腹,”James用锐利的眼神盯着他,“在他受伤那一刻起,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

“是吗,”Gabriel盯着James片刻都不想逗留般打开门走了出去,笑了笑,“我就知道。”

他拍了拍Ace的背,棕发的男孩回过头盯着Gabriel,苍白的嘴唇颤了下,然后站起身跟着James走了出去。

Steve站在坐台上,不动声色地看着密密麻麻的犯人们围成一团,人群的中央正是James,而那个叫Ace的男孩正扯着他的袖子,脸上还挂着泪痕,不知道在和James说些什么。

 

“他想要做你的玩具?”

“换句话说是手下,因为我对他的屁股没兴趣,”James把一小管东西丢给Steve,“这是抗生素。”

Steve一手接住,抬头问道,“你打算怎样?”

“我不知道,”James少见地叹了口气,他坐在Steve的铺位,居高临下地望着站在地面上的金发男子,“那孩子是Gabriel的男宠之一,从入狱那天起就遭受性虐待。”

“你在同情他?”

“不……我只是觉得他很熟悉,”James闭着眼回忆着什么,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我不确定他是否有别的意图。”

“所以你想询问我的意见。”Steve微笑着看向James,他走上前置身于James的腿间,双手摸着他裸露的两条小腿。

“按你所想去做吧。如果有什么麻烦事,到时我帮你摆平。”

James盯着Steve的脸,眨了眨眼,伸出手摸着他毛茸茸的金发。

“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我会一直对你这么好。”Steve轻声说着,吻了吻James的小腿内侧。

 

Crowly握着箱子,将里面的药品拿出来递给面前的男人。

“我没想到你会信守承诺。”Steve接过盒子检查,然后撕开包装将药品握在手中掂量着。

Crowly浑身冒着汗,用手背抹了把额头,“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得走了。”

他转身握住门把手,却立刻被拽着胳膊扯了回来。

“不要心急,”Steve掰出几颗药片,递到Crowly面前,“吃了它。”

Crowly咽了口唾沫,抓过那些药片塞进嘴里吞了下去,紧张地看着Steve握着注射器朝自己走来,一针扎进了他的手臂里,缓缓地推进注射液。

Steve默默地观察着他的情况,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钟。

 “行了,走吧。”

Crowly目光呆滞地走出仓库,脑中一片空白。

“他果然让你亲自检验毒性。”

Gabriel听完Crowly的汇报,反手拍了拍他的胸膛,Crowly紧绷着脸,低头看着地板。

“按照我说的,记得在药效发作前去找James,或者随便是谁都好,打上那么一架,然后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Gabriel用温和的表情望着他,“记得不要活着回来。”

 

深夜的牢房寂静无声,而仔细听便能听到隐隐约约的性爱声响,亦或是犯人的呓语和呼噜声。Ryan总是这个时间点醒来,他探出身朝牢门外的走道望了眼,然后把耳朵贴在墙上,听着隔壁牢房的动静。

“嘘,Bucky,小声点。”

James缩在床角,右手紧紧捂着金属左臂,嘴唇咬得死紧,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Steve将他整个人圈在怀里,手覆在James的手背上。金属义肢和皮肤接连处传来的一阵阵剧痛让James的世界天旋地转,他的金属手指无意识地抓着墙壁,划出了几道深深的凹痕。

“Steve……我不想……”

又一阵剧痛震得他浑身打起了寒战,意识朦胧中,他无力地吞下Steve喂给他的药,右手手臂传来一下针扎的感觉。

Steve抱着他,感受到James渐渐平复了下来,他将怀中的人放在床上,James的棕发凌乱地披散在枕头上,他浑身都湿透了,被咬得艳红的嘴微张着,一下一下恢复平稳的呼吸。

“我讨厌这样。”James虚脱般哼了声,连动根手指都感觉疲累。

Steve躺到他身边,将James抱入怀中。

“那些药物会夺走我的进攻性。”James埋在Steve的颈窝里,闷闷地说。

“有我在呢。”Steve轻轻地拍拍他的背,亲了亲他的脸颊。

 

TBC

2014-07-09盾❤冬
评论-33 热度-272

评论(33)

热度(272)

©之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