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监狱AU】Guard (3)

*依旧双黑预警

*吧唧的后面依旧只有大盾尝过

*雷黑化的不要看...真的...


3.

Gabriel坐在床上,脚踩着Blake的肩膀。

Blake畏缩地跪在肮脏的地板上,任Gabriel沾满泥的鞋子轧着自己的锁骨。

“不得不说,你让我挺失望的,Blake。”

他一脚踹向Blake的胸口,直击心脏的冲击震得Blake朝后方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墙上。

“我们一起干了那么多年,我一直把你当作父亲般敬重,这就是你回报我的方式?还真是独特。”

男人平和的语调下蕴含着浓重的怒气,Blake吓得扭曲了面容,徒劳地跪在地上扯着Gabriel的裤脚,不停地求饶。站在Gabriel身边的小混混们幸灾乐祸地欣赏Blake的丑态,心里不禁为除掉一个干部而窃喜。

“虽然我很想原谅你,但是我们的规定不能破,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Gabriel捏着Blake的下巴,差点掐碎他的下颌骨。

“你能理解我,对吧?”

他对Blake咧开嘴角,看着透明的液体滑过老人干瘪的脸颊,Blake的脑袋毫无生气地垂下,抽噎着点了点头。

Gabriel满意地微笑起来,动了动手指,一个人影从他身旁走了出来。

“那么,双眼还是双手,选择权在你手上。”

Blake的身体已经抖成了筛子,恐惧地瞪着那个男人握着把匕首朝自己走来。

“眼睛还是手,选。”

“三秒内不回答,我会考虑附赠你另一个选项。”

“眼……眼睛……眼睛……”Blake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拜……拜托了……就只是……只是眼睛……”

“不要紧张,Blake,别人会以为我在欺负你。你做了一个很好的选择,至少你今后还能打手枪。”

牢房里的犯人们爆发了一阵大笑,Gabriel对手下使了个眼色,握着刀子的男人一把抓住Blake的头发,让他昂起脑袋。

“你的工作会有其他人接替,放心,不管你之前是为了我还是为了Steve那个畜生卖命,现在都不重要了。你只须拿着赚到的钱,随便找个地方等死就行。”

Gabriel的笑脸瞬间消失了。

“动手。”

 

监狱食堂跟往常一样嘈杂,三三两两的犯人勾肩搭背,坐在椅子上交换或真或假的情报。没用的菜鸟们只落得蹲在角落的下场,看着菜盘里的肉被纹着刺青的大汉随手拿走,也只能忍气吞声。

 “我今早做狱工的时候看到了,Blake那老头两只眼被戳出了洞来,血流了一地。”

“又是James干的?”

男人凑到狱友耳边,音量却足以让身边的人听了个清楚,“不,听说是Blake擅自将药物卖给Gabriel那帮家伙之外的人,被发现了。”

“不会吧,”另一个犯人嬉笑道,“也太惨了。”

“确实,可怜的老Blake,监狱外还有一帮妓女要养活。”

“你小子别装腔作势,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在暗爽。”男人用手肘推了他一把,笑着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的土豆。他摇头晃脑地和狱友们闲聊,不经意间抬起头,惊恐地发现James正隔着一张桌子,用那双蓝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瞧。

他顿时冒出了冷汗,僵硬地侧过头躲避James的视线,握着叉子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James有点好笑地盯着对面那个犯人的表现,漫不经心地掰开面包,蘸了蘸果酱塞进嘴里。

“Steve,听到了吗?你被人看到了。”

“嗯,”Steve切开培根,“我大概知道是谁。”

James回过头凝视着Steve,金属指尖在桌面上轻轻敲了敲。

“那你去做了他吧。”

Steve的动作停住了,抬起头盯着James,盯着他脸上未完全消退的红晕,笑着点了点头。

 

Joe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和以往一样,从散发着潮湿霉味的床铺中醒来,刷牙洗脸,在狱警的骂声里走出牢房,混在歪歪斜斜迈着脚步的犯人中来到了食堂,他还难得吃到了放够了盐巴的面条。

然而之后发生的事却是混沌一片。他只记得自己的意识突然莫名昏沉,整个人处在清醒与睡梦之间,眼皮沉重得几欲塌下,可他硬撑着透过那道小小的眼缝,看到了食堂标志性的大理石地面向后移动,他意识到自己似乎正被什么人扛着走。

直到一波冷水泼在脸上,他才哆嗦地惊醒。

Joe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手脚被捆在一起,浑身动弹不得地倒在地上。他仰起头,震惊地望着面前站着的男人。

“S……Steve?你在做什么?为……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Steve反过来问道,“不如你来告诉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者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我……?我做了什么?”

Steve的样子陌生得可怕,背着光的脸部轮廓看不出最初的温暖和善。Joe的牙齿打着颤,心沉到了谷底。

“算了,忘记我刚才说的,反正已经没有意义了。”

Joe竭力地扭动,急欲挣脱束缚他的绳索,而他的努力却只是无用功,那条绳子绑得太紧太牢固,他只能绝望地看着Steve越来越近的身影。

“什么……什么没有意义?”他颤抖地发问,下一秒便感受到Steve一手将他抓起,突然上升的高度让他的脑袋一阵晕眩。

“你一直在提问,装作和这事毫无干系,”Steve说道,“作为一个卧底,你还需要更多磨练。”

“卧……卧底?”Joe被衣服带子勒得有点窒息,“Blake那件事不是我告密的!真的!我不是什么卧底!”

“嘘,已经无所谓了。”Steve提着Joe瘦小的身体,踱步到了厨房的另一侧,停在那口深深的不锈钢锅旁,锅里面盛着水,正沸腾着冒出白雾。

Joe恐惧地奋力挣扎,尖叫哀求道,“求你!求你不要!我真的没想到……我是被逼的……我,我还有一年就出狱了……只……只是求求你!饶了我!让我干什么都行!求你相信我!”

Steve摇了摇头。

“对不起,打从一开始,我就只相信一个人。”

他将Joe丢进了锅里,听着他在滚烫的沸水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子扑腾了几下,很快便没了动静。

“这只是个意外。”

 

Gabriel搂着怀中的男孩,他有着深棕色的头发,匀称的身材介于少年与成人之间,是Gabriel喜欢的类型。只可惜瞳色太深,嘴唇苍白干涩,让人没有亲吻的欲望。

他有点烦躁地听着手下的汇报。

 “Joe死了,虽然比我想象中快了点,但也在意料之中。”Gabriel对着坐在一旁的Crowly做了个手势。男人犹豫了一下,移动他笨重的身体来到Gabriel面前。

“按照之前所说的,Crowly,让我看看你的忠心。”

肥胖的男人额头渗出了汗水,像是做出了什么必死的决心,咬着牙点点头。

 

狱警慢悠悠地走着,一边用警棍划着牢门栏杆发出哐啷哐啷的声响。

“嘿,”他停在了James和Steve的牢房门口,用警棍敲了几下栏杆,“有东西赏你们”,说着朝牢房里丢了张纸条,然后晃着身子走了。

Steve爬下床,捡起地上的那张纸,盯着皱巴巴的纸上歪斜的字体。

“写了什么?”James正盘腿坐在床上检查着他的金属义肢,瞟了眼站在他面前的男人。

“看上去像封幼稚的决斗书。”

“给我的?”

Steve将纸条翻过来看了眼,“不,是给我的。”

James活动着金属手臂的动作停了下来,扭过头朝Steve眨了眨眼,然后爬下床一下子抽走了Steve手中的纸条。

“还真是,写着‘Steve Rougers’,而且拼错了,故意的吧。”James笑着将纸条拍在他的胸前。

“你什么时候得罪了Gabriel那帮人,我怎么不知道。”

Steve一把握住他胸前的手,捞过James的腰将他搂在怀里。

“你明明知道。”Steve笑得一脸和煦。

James哼了声,把脸凑到他面前,“所以你去不去?”

“你怎么看?我可是都听你的。”

Steve眼中的世界只有面前男人的身影。James挑起嘴角,双手拉下Steve的脑袋,红润的嘴唇在他额前刻下一个吻。

“当然去,美利坚的战神。”

 

深夜,牢房一间间地熄了灯,吵闹的监狱渐渐归于沉寂。一个狱警打开了他们的牢房,偷偷将Steve放了出来。

他只身来到了监狱工厂入口。破烂的铁门并没有关,里面一片黑灯瞎火,隐约可以看到宽敞的空间里乱糟糟地摆着一大堆器械,缝纫机、切割机,还有流水线工作需要的长条传送带,在中央断了几截,弯弯曲曲不知通向哪里。他抬起头,看见天花板上垂吊着几盏白炽灯。

Steve走进大门,摸到门边的开关摁了下去,灯却并没有亮。

时间已经到了。周围一片死寂,Steve平静地呼吸着九月潮湿冰冷的空气。

“以五对一是否太不公平了。”他突然开口,朝隐藏在黑暗处的人影说道。

“我可没说过是公平的对决。”为首的Crowly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四个同样壮硕的犯人,正对着Steve摩拳擦掌,拗着关节活动了下脖颈。

“先定好规则,如果你赢了,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东西,Blake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接手了他的工作。”

Steve沉默地看着他们。

“但如果我们赢了——”Crowly嗤笑着。

“你操过的那婊子就得跪在草场上,当着所有人的面给我们头儿舔老二。”

 

TBC

2014-07-08盾❤冬
评论-45 热度-274

评论(45)

热度(274)

©之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