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监狱AU】Guard (1)+(2)

*双黑预警

*吧唧的后面只有大盾尝过

*雷黑化的不要看...真的...


1.

他被狠狠地踹了一脚,猛地撞向后方的煤炉。

“在哪里能搞到药品?”

“我……我不知道……”Blake缩成一团,畏惧地望着男人一步步走近。

他又挨了结实的一拳,在腹部,圆滑的金属在蛮横的钝击下在他肚子上拉开了一条血口,大量鲜血飞溅在地。

“我真的不知道……求你了……我真的……”

金属手指探向他的头皮,用力揪起干枯的发丝。

头皮要被撕开的剧痛逼得Blake皱起了脸,他终于看清了面前的男子,柔顺微卷的棕发下是苍白平静的脸庞,丝毫不像是在拷打什么人的样子。

“我不……你究竟……想做什么……”

“以问题回答问题可不是明智的做法。”

他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声音,从厨房另一侧传来。但他的头发被面前的男人死死抓着,脑袋丝毫不能动弹。

下一秒棕发男人松了手,Blake摔回地板上,正要挣扎着爬起来,手指尖便传来钻心蚀骨的疼痛。

男人踩着他的手,脚尖的狠劲几乎轧断了他的指骨,Blake面如死灰,痛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整个人被握着衣领举了起来,然后重重地砸向身后的煤炉,还没来得及喘口气胸腔便挨了快如子弹般的三拳。

他觉得自己的肋骨断了,很可能还扎破了肺,嘴里满是上涌的血腥味。

“Bucky,够了,他会死的。”

黑发男子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皱了皱眉,湛蓝的眼睛盯着Blake的惨状。

而他只是沉默地看了几秒,转身离开了。

 

“喂,你听说早上的事了吗?”

满脸脏污的犯人蹭到桌前,拉着身旁的男人唠嗑。

“没,怎么?”

“新来的那人,你知道吧?James Buchanan Barnes,他把老Blake揍得半死不活的,就在厨房里,谁能想到。”

男人尖利的声音在食堂里格外突兀,周边黑压压交谈的犯人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几双眼睛盯着透露消息的那桌瞧。

“Blake?”身旁的大汉诧异地挑起眉毛,“搞可卡因的那个?”

“不只是可卡因,他也能弄到别的,问题是James找上他了,怎么着,你想到了什么?”

壮汉转了转眼珠子,随即大笑了起来。

“妈的,Blake不是Gabriel的人吗?咱们这儿的巨头之一?”

 

谁都知道Gabriel是谁,监狱里唯一的英国佬,却是最和绅士背道而驰的家伙,当初因暴力犯罪被抓,头上还顶着奸杀自己四个兄弟姐妹的罪名。

“太有本事了这狗娘养的,明晃晃的挑衅,也不想想自己才来多久。”

 

新人入狱的那天,关在牢房里的犯人异常嘈杂,起哄声不绝,其中夹杂着“看这一群呆头鹅”、“可怜的小婊子”、“给爷干一炮就罩着你”等等的粗话,狱警见怪不怪,押送着新人上楼来到各自的牢房。

也就是那个时候Gabriel注意到了James,和那些畏惧的自傲的,或是佯装镇定的犯人不同,他的表情平静毫无波澜,同样对处境漠不关心的还有他身后的男子,一个有着金棕色短发的健壮青年,长着副可笑的正义凛然的脸,看上去根本不该出现在监狱而应该是国会大厅。但谁知道呢?指不定和这里的某个人一样,是个肮脏的恋尸癖。

Gabriel用生锈的铁栏杆磨着指甲,有一眼没一眼地看着新来的犯人,想着笼络哪几个底子好的收为手下。

而没来由地,他的视线总是不时飘到James身上,他和那个金发男子正被狱警守着停在楼梯口,等待双人牢房大门打开。

Gabriel喜欢棕色头发的美人,最好是近黑色的棕色,这是他的燃点,总能让他的老二迅速地硬起来。而现在,他看到了James。

旁边牢房的犯人还在大喊大叫,他还听到有谁在喊,“喂,棕发的骚蹄子”、“你的屁股还是处的吗”、“我已经等不及要掰开你的大腿了”、“老子明天一定要让你跪着含我的老二”。

James抬眼朝这边看了看,红色的嘴唇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但金发男子用手肘碰了碰他,James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这样直直地看着,之后不发一语地低下头,不去搭理那些话语淫秽的犯人。

看起来味道不错,Gabriel盯着James湛蓝的大眼睛,还有他的嘴唇。

红成那样,天生就该给男人口交。

很快,大门打开了,狱警推搡着犯人往前走,James和他身旁的大个子也跟着朝Gabriel牢房的方向走近。

直到那时,他才注意到James的左手是义肢,泛着银色的金属光芒。然而他没来得及细看,James的身影便消失了。

James的牢房和Gabriel的隔了两间。

Gabriel笑笑,躺回到了他那张散发着霉味的床上。

 

“听说你想要药物?”

James回过头,棕色的发丝遮住他的半张脸,依旧一副冷漠的样子。

“我可以给你,但有条件。”

“我不谈条件。”

磁铃倏地响起,犯人们一个跟一个走出草场,放风时间到了。

Gabriel一把抓住James的右手,那一瞬间James握紧了拳头,但却没有挥击出拳。

“怎么,你想吃白食?”

“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所以我不和你谈条件。”James用力抽回他的手,掸去脏污般用左手拍了拍袖子。

噢?Gabriel挑了挑眉,“所以你去坑了Blake那老家伙,但你知不知道他是我的人?”

“我知道,”James抬眼看向Gabriel的身后,紧绷的脸上浮现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那又如何?”

好小子。真不是一般的嚣张。

Gabriel也不生气,他只是像在评估什么,两眼直勾勾地盯着James。James从他身旁走过,迎上刚被放出来的金发男子,肩并肩地走进草场,不存在任何安全距离。

 

在监狱里,出头鸟只有两个下场,要不被自大狂妄的罪犯揍上那么几顿,更惨一点的就被棍子捅屁股,要不就用实力让他们心悦诚服。

不少人看不惯James,就明里暗里射枪子,想要教训他。而出乎意料的是,没几个人能真正整到James,好似冥冥之中有什么力量,让一切好运都偏向他的方向。

 

“喂菜鸟,滚远点,这是我的地儿,从三年前开始就是了。”横肉满面的Crowly从背后推了James一把,差点没撞到锈迹斑斑的铁管破了相。

James在水流下淋得湿漉漉,他慢悠悠地关掉水龙头,转身直视着面前的彪形大汉,足足两米的硕大身躯挡在James面前,不耐烦地向前靠近。

“叫你滚你听不懂吗,死俄鬼,老子不是基佬,你光着身子也勾引不了我。”

仿佛他说的是个笑话,James定定地站着,伸出左手贴着瓷砖,在Crowly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用金属手指翘起边缘,迅速将整片瓷砖掀起来,一把捅进Crowly的锁骨。

在那之后,就是Crowly摔在湿滑的地上哀嚎,猩红的血水顺着温热的水流淌进下水道。

James走上前,在水雾中挥动金属义肢揍着他的脸,一下一下地打碎面部的骨骼,直到血肉模糊。不知过了多久,Crowly迷糊中听到一阵叹息,被血水糊住的朦胧视野里出现了一个金发男子,那人一把搂过James柔韧的腰身,一同消失在了氤氲水汽中。

 

James被关了禁闭,一个躲在澡堂里的犯人向狱警打了小报告。

那天下午,狱警打开了铁牢门,James正闭着眼睛坐在下铺,狱警不由分说地拽起James给他拷上手铐,从背后推着他走出牢门。

两天后,James被放了出来。

回来的时候,他几乎只能踉跄着跌进牢房,身上布满了交错的鞭痕,青紫斑驳的拳打脚踢印记,甚至还有烟头烫过的伤痕。狱警勾着嘴角给他解开了手铐,末了还隔着薄薄的监狱裤在他的翘臀上摸了一把。

James喘着气缩进下铺的床垫上,Steve从上铺爬下来,一言不发地检查他的伤口。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施加在他身上刑罚是变相的虐待,而不是惩罚。

Steve用温热的手掌握住他的肩膀,将他拉入自己的胸膛,大手梳理着他凌乱的棕色发丝,嘴唇贴着他的额头。

“没事了,没事了。”他轻声呢喃。

 

监狱里消息传得比哪里都快,犯人围成一圈,翘着腿打着牌调侃这是James自作自受。有人说他搞不好已经把上了Shawn,就是那个对他施暴的狱警。

“Shawn是个变态,他最喜欢搞犯人的屁股,老子才不信那婊子落到他手中只是被打了顿。”

“可不是嘛,我估摸着他多半连肛门都合不拢了。”

聚在一起的男人们发出哄堂大笑,分享着从少得可怜的情报中得到的结论,浑浊的眼睛时不时望向草场中央的坐台。James正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嘴里哈出白气,和另一个不起眼的罪犯在交谈什么。

“你不介意我站你旁边吧?”

Steve靠着潮湿的墙,低头望向那个男人——面黄肌瘦的侏儒,然后摇了摇头。

“我是Joe,你是Steve Rogers?”

“是的,你好。”

“哇哦,”Joe有点诧异,“我已经很久没听过别人礼貌地和我打招呼了。”

Steve只是笑笑,视线仍胶着在远处的James身上。

“你和那个James认识?”

“我们情同手足。”

“噢,”Joe抹了把鼻子,“情同手足也有很多种定义,你们有没有……?”他一手圈成一个圆,另一手的手指插进那个圆里暗示着什么。

金发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勾了勾嘴角。

“呃你别误会,我不是来打听什么的,只是我在这儿待了四年,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不守规矩的新人,他现在惹恼了一大帮人,你知道吗?”

“我知道。”他说,并没有继续话题的意思。

“好吧,看样子你也拿他没办法。”Joe也跟着靠在墙上,鞋底蹭着背后粗糙的墙面。

他沉默地盯着James瞧了会儿。

“对了,我听说Shawn刚进了医务室,他的整个右手都被卷进了除草机里,稀稀拉拉连着几条骨头,真他妈吓人。”

“是吗,”Steve的语气平淡,“也许他之前没管好自己的手。”

“谁说不是呢,这监狱里的狱警没一个好东西。”

Joe打量着身旁的男人,宽松的深蓝色狱服都掩盖不了他的强壮,金棕色的头发映衬得瞳仁越发的蓝。

“对了,有件事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坐牢?你看着可不像个恶棍,当然你那朋友也是。”

Steve回过头看向Joe,后者耸耸肩,“你不告诉我也行,顺便一说我是抢劫,屁大点事,判了五年。”

“是吗,”Steve说道,“我的罪名没什么特别的,James和我一样,都是故意杀人罪。”

“你……杀了谁?”

“我没有杀人。”

Joe张了张嘴,犹豫着该说什么。

“你是某人的替罪羊?”

“可以这么说。”Steve盯着James,他和另一个罪犯谈崩了,正用脚踩着对方的喉咙,俯下身用金属拳头将那人揍死在草地上。

“那可真是可怜。”

Steve不置可否,朝着逐渐围成圈的人群走去。


2.

第二章不知为何被屏蔽了……

戳图链吧


TBC

2014-07-06盾❤冬
评论-43 热度-540

评论(43)

热度(540)

  1. 英国梨与小苍兰之由 转载了此文字
    good
©之由 / Powered by LOFTER